因为没什么人看很寂寞,所以寂寞难耐地搞了个箩。喜欢 鬼白 的同好聊聊嘛,聊嘛,呜呜呜呜呜。【蹲在墙角嚼袖子】

【茂灵/all灵】(消消乐)爱丽丝幻想

没什么CP感不好意思!
all灵=含有一丝拉不显眼的【酒窝灵】和【最上灵】和【辉灵】


++++++++++++


1,
“……这个是男孩子啊?”

红桃女王小酒窝对面前的爱丽丝感到疑惑,“男孩子怎么能穿裙子呢?”

“哦……你不要听他说。我觉得挺好的,没什么不好,挺有个性——这条纹袜不是很适合你吗?”帽子商人灵幻对此表示支持。

“太好了,大家都很喜欢呢。”带着钟的白兔为爱丽丝感到欣慰。

红桃女王:“……哈?‘大家’?哪里来的‘大家’?!”


2,
树上的柴郡猫也觉得很好。柴郡猫希望袜子的条纹是粉色和紫色的。不过柴郡猫假装自己不会说话。≡ OωO ≡


3,
小酒窝女王对自己的意见被代表感到愤怒!高声大喊要砍掉爱丽丝的脑袋!还有帽子商人的脑袋!还有兔子的脑袋!还有扑克牌士兵的脑袋!

——这个时候,是不是应该除灵一下下比较好呢?爱丽丝茂夫犹豫着。——不过似乎并没有人受到伤害,好像缺乏动手的理由。

拿着斧子的扑克牌士兵开开心心地准备朝自己的脖子挥,被帽子商人绊倒了,斧子卡在了树干上。


4,
“好啦,您要的脑袋,请。”

帽子商人在爱丽丝的脖子上轻轻抹了一把,从手里变出一朵圆滚滚红灿灿的玫瑰,献给红桃女王陛下。

小酒窝女王接过玫瑰,脸上的红晕更鲜艳了。

“……蠢货!蠢货!帽匠、你是个大蠢货!!”


5,
就是因为这样,城里的红玫瑰才会不够用的啊。

士兵还是快点去刷白玫瑰吧。


6,
留下了脑袋的帽子商人邀请爱丽丝来他的茶会喝茶。

爱丽丝茂夫很高兴,伸手向桌面上装饰精美的蛋糕,但是帽子商人把他的小手打下来。

“我邀请你喝茶——所以你只能‘喝茶’,蛋糕是我的。”


7,
兔子辉悄悄告诉茂夫:蛋糕的奶油是盐拉面味的,樱桃是叉烧味的。

茂夫看着草莓想:难道这个是溏心蛋味?

……糟糕,更加想吃了。


8,
帽子商人给爱丽丝倒茶。

从三嘴茶壶里倒出来的是白色的牛奶。

“……‘茶’呢?”

“从‘茶壶’里倒出来的就是‘茶’!——这都不懂,不愧是小孩子。”说着,帽子商人又给他倒了一杯,章鱼烧丸子咕嘟咕嘟从壶嘴掉进白瓷杯子里。


9,
茂夫有点懂了:茶壶里的不管是什么他都可以吃→如果倒出蛋糕,那么就可以吃蛋糕→可以用超能力偷偷把桌面的蛋糕塞进去,耶。

于是他开始找可以放得下拉面蛋糕的茶壶。
终于找到一个肚子特别大的茶壶,上面画着灌木丛。
他打开盖子…啊?


10,
“帽子先生,您的茶壶里有只老鼠啊?”

爱丽丝心想:帽匠很怕黑色魔物G,不知道怕不怕老鼠;但如果他开始尖叫,爱丽丝就把茶壶扔出去。


11,
“噢,那个不是老鼠,是小布丁 。”

“…??布丁?我可以吃布丁吗?”

“可以啊。”
帽子商人随手找个大茶杯,粗鲁地把穿棕色外套的小布丁倒了出来 ,在睡懵了的小布丁反应过来之前往他肚子上倒了不少蜂蜜,还撒上白糖霜。

当帽子商人试图往上放巧克力星星时,小布丁猛地探头狠狠咬住了他的指尖。

“啊啊啊啊啊啊────”

是时候了!茂夫发动念动力想把茶杯抛出去!

不过一股力量把茶杯又压了下来!


12,
“帽匠!你怎么能允许别人来吃我?!”

帽子商人含泪往指头上呵气,一边理直气壮答道:“我允许我的客人就此作出尝试!──你不愿意你也可以拒绝他的尝试!”

生气的小布丁再次咬住他的手指(换了个位置)。


13,
布丁看起来好像在吃帽子商人。

——爱丽丝啊,该不该救帽子商人呢?

总之先试着阻止一下吧。


14,
“那个……请住手……?”

“干嘛?”小布丁松开牙牙,用像小小的火山口一样在黑洞里透出火光的眼睛望着爱丽丝。

“……咬人是不好的?”

“我允许自己吃他,——他也没有拒绝。关你什么事?”

“可是,嗯……他在哭啊?”

帽匠流眼泪了,想必是疼的。爱丽丝知道戴那种装饰着花的高礼帽的人肯定是怕疼又吃不惯苦的。

“哭就是拒绝吗?——海龟也流眼泪,我一只海龟也没吃过,一点都不想吃。”


15,
这样说的话,帽子商人确实没有让小布丁停下:他甩手,他用另一只手扒拉小布丁,他还用很难看搞不清哭还是笑的表情不停说“你这家伙,你这家伙,你怎么那么坏啊?”

他为什么不说“放开我”,或者对爱丽丝说“救我”呢?


16,
虽然帽匠看不见,不过有七彩光芒的某种力场和像黑雾一样的某种力场在他附近稍微交锋了一下下。


17,
虽然帽匠看不见力场,可是他看得懂气氛啊。(笑)
所以他对正在和小布丁大眼瞪小眼的爱丽丝说:“请你原谅他吧,他只是怕寂寞而心情不好而已。”

爱丽丝愕然:“怎么能因为自己心情不好就去伤害别人呢?”

“哦──好棒好棒,爱丽丝有个正直的观点,真是太好了──”
鼓掌之后,帽匠掰下自己的一截指头分给小布丁,又对爱丽丝说:
“谢谢你。没关系,我也会原谅他,毕竟他可是全国最怕寂寞的恶灵。”

小布丁嘎吱嘎吱嚼着手指棒棒糖,哼道:“这可说不准。上次红桃女王还颁布公报说他才是最寂寞的恶灵呢。”
“哈哈,是的!他一寂寞就来收割我的脑袋!听说他房间里存了好多!有晒干了打算用来泡茶的,也有放在瓶子里腌成果酱的……”

爱丽丝吞吞吐吐,有什么想说又不敢说。


18,
茂夫也很怕寂寞。

如果茂夫心情不好,谁来原谅茂夫呢?


19,
“这我就不太清楚了…我不关心那种事诶……”

爱丽丝茂夫消沉地塌下肩膀。

“比起那个,我更加想知道的是~”帽匠伸手在茂夫耳朵后面一摸,变出一朵小玫瑰,“爱丽丝不高兴的时候,要怎么做才能让爱丽丝高兴起来呢?”


20,
“帽子先生!我、那个……”
茂夫紧紧抓住帽匠递花过来的那只手,“我想和你在一起!…这样我就会高兴起来……了吧!”

帽匠不明所以地笑了:“你现在不就正和我在一起?”

“……一直在一起!”

“对啊?在你回去之前都一直在一起~”

“我不回去!”
“不行哦,爱丽丝是必须回去的。”
“为什么?!”
“因为爱丽丝会长大──长大之后大家都会离开这里的。”

白兔点头道:“是的,等我离开时,我会成为大人,开始脚踏实地的生活。
柴郡猫也从树上下来,说:“我要帮助我哥哥建立他自己的城池,成为他可以信赖的人。”
扑克牌士兵爽朗地笑起来:“我爸爸还在远方的城里呢──我要快点长大,然后去接他~

爱丽丝又困惑起来:可、可是,帽子商人、小布丁、红桃女王…不都是大人吗?可是他们也没有离开这里啊?

“哈?谁跟你说我们是大人的?──哪有大人会放着正经工作不干、天天跟小孩子开茶会过家家的?

白兔脸红了一下下。
小布丁毫不在乎:“当大人一点意思都没有,我试过──还是这里好,睡觉吃点心才是最高兴的。”

“……如果一定要这样的话…那…我也不要长大好了……”


21,
帽子商人露出了仿佛很困扰的表情:嘴角仿佛是笑着的,眉头却紧紧皱在一块儿。

茂夫总觉得这个表情在哪里见过。
一去回想,心里就好难受,堵得慌。


22,
“冷静点。先喝点茶吧。”

帽子商人递给他一个日式的茶杯──为什么西式茶会上会有日式茶杯?──倒出红色的茶水──茶水温温的,尝起来既苦又腥,带点铁锈的味道,可是又很甜──茂夫心里慌得很,却又忍不住想多尝一点。

柴郡猫不停地拽他的裙角,想把他拉到森林里去。爱丽丝刚甩开他的手,他又过来拉。

“哥哥,回去吧。”
“哥哥,回去吧。”


好烦。不要吵,他现在只想跟帽子先生在一起。


“爱丽丝,可爱的爱丽丝……你该回去了,是时候了。”


啊啊,还是要被赶走了吗?
茂夫只觉得从脚底开始发凉,眼泪涌上来一阵酸痛。


森林里卷起了风。
帽子商人靠在桌边,姿势看起来很悠闲。可是他说话时声音却怪怪的,像……像是站在什么晃得很厉害的地方说的,声音都被晃散撞碎成了一截一截,
他说:
不要怕。


23,
“没事。不是你的错。”
“是地震而已。不要怕。”
“只是地震,没事的。”


“哥哥、起来啊?”


24,
实在被吵得不行,茂夫只好睁开眼。

周围很暗,但是身上很暖和。为什么动不了?噢,原来是灵幻师傅搂着他搂太紧了。师傅把茂夫的脑袋塞进怀里,茂夫真害羞。
嘴里还残留着梦里喝到的红茶的味道。

还想睡。

不过头顶的黑暗被破出一个洞,律的声音和刺目的光线一起流泻下来:
“──哥哥?!回答我啊?!”

“……律?”
哦,喉咙也好痛……想继续睡啊。

“哥哥?!哈!!太好了你挺着!救援队就快挖到这边了!!!”


茂夫迷糊了好一阵子,终于想明白了。

原来是地震啊。

那就是师傅最后想告诉他的话。


【】

评论(6)
热度(32)
 

© 陆康禾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