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为没什么人看很寂寞,所以寂寞难耐地搞了个箩。喜欢 鬼白 的同好聊聊嘛,聊嘛,呜呜呜呜呜。【蹲在墙角嚼袖子】

【茂灵/最上灵】灵之类万事屋/五

                   

 

··

 

茂夫长那么大都不知道,原来想东西想太多是会灵体出窍的。

 

茂夫(的生灵)俯视着自己睡在棉被里的肉身,彷徨地划拉几下双臂,发现无助于游动。他一时忘了自己钻的是什么牛角尖会落得如此境地,又想了一会儿才隐约记起些片段。

师傅,
嗯,是师傅啊,
……总之是关于灵幻师傅的什么事,
师傅师傅师傅……
师傅什么呢?
……不对,不是灵幻「师傅」,
是…名叫灵幻新隆的「弟子」…
不是关于我的师傅,是别人的师傅;也不是关于灵幻师傅的弟子,是别人的弟子…


这样想着,在彷徨中茂夫嗅到令他感觉十分亲切、安心的味道──是魂元散发出的“兽”之味──虽说生灵没有五官所以五感匮乏,可是对精神层面影响比较大的魂元所造成的感官影响反而像被放大了似的。

茂夫循味而去,再“睁眼”时,身下已是“别人家的弟子”的被铺。


+++++++++++


灵幻狠狠地吓了一跳:那是肯定啊,半夜睡醒一睁眼看到个荧荧发光的幽灵还是妖怪浮在自己头顶、任谁也要吓一跳吧!即使是江户的一代灵能新星也……!
他第一反应是从枕头下摸出最上大师以前给他江湖防身用的灵符(真实有效)。
……经过短暂对峙,灵幻镇定下来:这里可是师傅的宅邸,这妖怪连师傅长年布置的结界都能通过,岂非很强?但它什么也没做,只和我在这干瞪眼…

而且这个妖怪挥舞小短手的模样看着有点眼熟。
灵幻试探道:“…龙套?”
妖怪应声用力点头。
灵幻想想,否定道:“肯定不对!我徒弟才不是那种桀骜不驯的发型!…他的刘海可是又厚又齐整、即使被错认成金太郎也不为过的!”
而妖怪这个相当于头的位置可是像海胆似地往外岔出很多尖尖呢~

妖怪呆了一阵,似乎在思考金太郎是啥样──后来不知是想通了还是放弃了,状似激动地朝灵幻一头扑过来!灵幻在被碰到前的最后一瞬咬牙扔开护身符,然后胸口上挨了一击──看着它浮在空中以为轻飘飘的,实际密度比想象中大呢…倒是挺软乎的,捏一捏还有些Q弹,可能是年糕做的妖怪。


相互接触后,灵幻便听到如同心声般的通讯连绵不断地从年糕妖怪处传来:师傅师傅师傅师傅师傅……
好啦!知道了!
“怎么了龙套?发生什么事?怎么变成这样了?还好吗?”
年糕埋在他胸口打横蹭了蹭,又打竖磨两磨,不一会儿传来心声:想见师傅,就飞过来了。
“……”

总算弄清楚大家都平安无事,灵幻松下一口气,捏捏年糕头顶的小触角,正想问候弟子的年假情况,纸门外却飘来一盏豆大的灯光,把一个跪坐的人影投射到纸门上。
最上启示的声音隔着纸门传进来:新隆?没睡吗?还好吧?
“──师师师师师傅!…很好!睡着呢!”
──噢…吵醒你了?抱歉啊~刚才屋子的结界有些波动,我来检查一下,以免有奇怪的东西混进来惊扰你。
灵幻毛一炸,想着万一最上大师手起符落把年糕龙套除灵了哪还得了!赶紧把它拼命往怀里塞!捂上被子假装睡觉!
──真的没有什么到你那吗?
“没有!什么都没有!…师傅也早点睡吧,没啥事!…要对您的结界有信心!”一边敷衍最上一边把穿透棉被冒出尖尖的触角头发拼命试图按下去。
……嗯,那我回去了。有事就喊师傅啊。
“好、好的!师傅晚安!”


好不容易那豆灯又飘回去了。灵幻掀开一点棉被让年糕透个气(虽然大概不需要),掐着它圆圆的脸颊教训它:“瞧你干的这啥事…天亮之前还是不要出去触发结界了。说吧,有什么烦恼想让本大师替你指点迷津啊?现在我有一整晚可以听你说了~”


++++++++++


在听烦恼之前,先总结一下茂夫近期从人言中得到的社会观点:

1,假设(当年)最上将灵幻视为弟子,则与他发生情爱关系属于非道德的行为,最上清廉而受人尊敬的名声会因此受损;
2,假设灵幻不是弟子而是侍童,则最上对他出手并不会招致名声上的损失,但也就不存在所谓情爱,“只是玩玩而已”;
3,假设灵幻作为弟子而与师傅产生感情纠葛,则他会被视为轻贱自身去引诱理当尊敬之人,罪加一等;
4,假设灵幻作为侍童…没有人会在乎他怎么想!那就像是宠物什么的,只要顺着主人的意愿就对了;

看似很复杂,其实很简单:茂夫啊,所以说你灵幻师傅小时候,到底算“罪人”还是“玩物”啊?

──在因为负能量思考而濒临崩溃前,酒窝住持曾冒死打醒茂夫,
“冷静点?!!!这些谣言成立的关键是他们两人之间有爱慕关系吧!──根本没有证据对不对?!”


有吗?
没有吗?
说起来,一个人爱慕另一个人会做什么啊?和普通的“看到对方就会感到高兴”的那种“喜欢”有什么不同?
找很多借口共处?互相摸来摸去?分享心事?

……想保护对方?……格外地想?

…………如果对方和别人走得更近就会感到不爽?


茂夫想到最上对他莫名其妙的敌意,还有比这更莫名其妙的、源自自身的、时不时涌现的对最上的排斥,突然觉得非常不安──意识到这点的那一刻,他心中与灵幻相处的回忆突然与坏心僧人们口中种种淫糜的描述混合到了一起:那在互相扶持中渡过的时时日日、拥抱、触摸、对视、私语……全都被染上了从来没见过的色彩、散发出难以言说的味道。


所以说,茂夫会不会也即将要变成“罪人”、使他亲爱的师傅面临“受损”了呢?
──这是他在因为过度思考而导致生灵出窍前最后在思考的问题。


++++++++++++


话说回来,灵幻并不知道弟子在这个假期经历过什么嘛!所以当怀里的年糕妖怪用心声问他“如果爱慕一个人会给对方添麻烦、带来不好的影响,是不是该停止呢”的时候,他心里想的还是几年前茂夫表示很感兴趣的那个附近茶馆的叫做小蕾的姑娘。
这个小蕾啊,嗯,是个好姑娘~俊俏的长相姑且不论,人挺善良的,又聪明,亏在思维敏捷…不对、是他家龙套亏在思维不够敏捷!说话又略有含糊,跟不上节奏,就有点被喜欢爽快的姑娘嫌弃……为此,灵幻当时还给弟子特训了一段时间,最后就算称不上口齿伶俐,好歹说话流畅多了,而且还能顶住压力比较清晰地表达出自己的观点──听说后来他和小姑娘处得也好点了,灵幻为自己的教育成果颇自豪呢。

啊如果是小蕾的话,同他家龙套也算门当户对啊,应该谈不上添麻烦吧?……就算退一步说,对象是别家的千金大小姐之类、茂夫出身虽平凡些,好歹也是个重种!性格又稳当!没有拿不出手的地方!……啊难道对方(还)不太喜欢他?

如果尚处单恋阶段的话确实……不好说啊……灵幻松开抵着下唇的指头,谨慎地开口:“这个嘛,一段恋情应该什么时候开始,什么时候结束……这种事情,即使是大人也不一定搞得清楚!”

年糕惊讶了:原来有连师傅也说不准的事情啊!

“哈哈哈哈,在恋爱这种问题上别说大人和小孩子一样搞不懂,有时即使穷尽一生也未必能做出完全‘正确’的选择呢。——不过,如果是茂夫的话,一定没问题的!师傅有信心!”

……这话说得毫无根据,即使是年糕听了也无法全盘接受啊。

于是灵幻大师又接着忽悠(鼓励)了一番,中心思想是茂夫是个正直善良的好孩子,师傅放心他不会主动做出伤害别人的事;告白嘛不一定会成功,贵在尝试,即使失败也不失为一种经验;为了让恋情更顺遂,还是以修炼自身为重,提高自己作为人的价值,之类云云;
最重要的是,因为茂夫是那么善良聪明,所以师傅相信被茂夫喜欢上的人也一定是个好人!能遇上值得自己全心爱慕的人,何其有幸,很不错啊,哈哈哈哈~

年糕妖怪静默了一会儿,肯定道:没错,是个好人,我很幸运。

“所以说~对方有心仪的人吗?──如果有对象了,情况就会复杂一点,以我们龙套的性格大概不擅长与人相争吧…”
又是一阵静默 ,而后传来问话:师傅有爱慕心仪的人吗?
灵幻心想:怪了?这小子怎么学会转移话题了?……难道想把我的经验作为参考?──他不无遗憾地回答:“没有哦!可能我跟别人缺点缘分吧……唉师傅也很想受欢迎啊,为什么没人来跟我好呢?”

那,师傅喜欢最上师祖吗?

“当然!不仅喜欢,应该说很仰慕吧~他术法高强为人又高尚,还温柔地抚养我长大;我小时候一直以他为目标,希望长大可以成为那样的人~”

……我也喜欢师傅,也很仰慕师傅,希望长大可以成为师傅这样的人。

灵幻听了摸着黑老脸一红,把年糕往被窝里塞塞塞:“瞎说什么让人害羞的大实话呢?!睡觉睡觉!”

又甜丝丝地想,茂夫长成他这样(耍嘴皮子打天下)是不指望了,可若能隔着辈儿像最上也挺好的,毕竟那么强,搞不好以后当上一代“影山大师”,他灵幻也跟着沾光,嗯,不错,不错啊……


一边是编织着日后的美梦,一边是纠结着“爱慕”和“仰慕”的区别,两方都陷入安稳的平静中不再说话了。


++++++++++++


纸做的式神娃娃把被灵幻扔到一边的护身符捡起来,送回灵幻的枕头边。

灵幻看着它,伸出手指戳了戳,式神娃娃马上用单薄的小手裹住灵幻的指头,像很亲热似地蹭来蹭去发出沙沙声。

“(……师傅,不要突然撒娇啊。)”他怕吵醒年糕,压低声音抱怨。从他背后传来低成气音的笑声,他便掖好被子翻过身去。

(我来看看你藏在被子里的小野猫还安分不。)

灵幻嫌弃地一撇嘴:(是家猫!干净着呢!)完了又摆出委屈的款,(您刚才就发现了吧?)

(啊?不然呢?新隆以为能瞒住?)

(岂敢岂敢~~)

当弟子的赶紧一顿拍马,把师傅哄下来。最上正坐在他身边,在黑暗里冲他微笑。灵幻感受到那令人怀念的温情,不由得也带上笑意。

(刚龙套跟我说啊,说长大要像我。我想起我小时候也特别想长大像师傅,这样算来四舍五入一下,说龙套长大像您也是可以的吧~)

(新隆现在不想像师傅了吗?)

灵幻一愣,有些无奈,(有点难,都这把年纪了,恐怕不成了……师傅会怪我不孝吗?)

(在师傅眼里新隆永远都是小小的。)

(……多少有长大吧!)


并没有觉得受到称赞的灵幻又开始委屈上了,即使被师傅顺毛也不愿意停止撅嘴。不过提起这个像不像的问题,他就禁不住开始想自己小时候的事。他是孤儿,以前在寺庙里长大的。到10岁时,刚好遇上最上大师帮庙里选(有灵能潜力的)弟子,那时明明看不见灵的灵幻在选拔时瞎说一气,当然被发现说谎了,倒是很神奇地被最上记住了,后来给挑出来成了最上的弟子。

究竟为什么最上要选他当弟子?这个理由直到现在他也没搞明白,只是当年为了保住好不容易得到的归宿,灵幻也是拼了的。回想起来,最上的母亲口头上那么嫌弃他,害他提心吊胆老一阵,实际上却对他宠得很,让小孩子的他进一步认识到人类口是心非的才能……

……后来呢?……后来到他像茂夫现在这般大的时候呢?……记忆在这一处变得模糊……总觉得好像有哪里不对……


(师傅……阿菊婶婶呢?她怎么没住在这边?……)

替他顺着毛的最上手指顿了顿,(她啊,噢,在别的地方啊……)

(那,我走了之后,您一直都一个人住?……真是的,我应该早点回来的,明明师傅那么怕寂寞、……我怎么会这么些年都放着您不管?我、)

(嘘,嘘——安静,安静点,新隆,)

最上的手移上来,遮住了灵幻的眼睛。他俯下身凑到灵幻耳边,(还记得吗?师傅最喜欢的是什么花?)

灵幻微弱地挣扎起来,又被最上压下去。最上一直追问着同样的问题,什么花?什么花?他习惯性地张嘴:“师傅喜欢的不是花……”

(对,对,对,记住了……阿菊婶婶搬到别的地方住了;新隆要闯荡江湖,要干一番事业,所以才没回家,对不对?……记住了,记住师傅喜欢什么花……)

灵幻的挣扎渐渐停歇,过了一会儿,传来像睡熟了似地平稳的呼吸声。


茂夫的生灵在被窝里紧紧攒住了灵幻背后的衣料。因为是生灵,所以对魂元、术法之力变化的感受比平时要敏锐得多,平时察觉不到的丝毫波动如今都鲜明起来。


+++++++++++


最上启示是好人吗?不好说。

最上启示对灵幻新隆是真心好吗?这个也不好说。

最上启示有没有对灵幻新隆施加过咒术或催眠,令他做出违背本心的行为?


有的。


===========【待续】=============


评论(5)
热度(24)
  1. 茲姆陆康禾 转载了此文字
 

© 陆康禾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