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为没什么人看很寂寞,所以寂寞难耐地搞了个箩。喜欢 鬼白 的同好聊聊嘛,聊嘛,呜呜呜呜呜。【蹲在墙角嚼袖子】

【鬼白】九十九个神灵<3>

【一个假的简介】
人为什么会喜欢上妖怪呢?//一定是因为错把妖怪当成了人的缘故吧。

【真的简介:】

·背景:和原作世界有一定关联的现世驱邪PARO; 
·鬼灯第一人称注意; 
·OOC方向:妖艳神秘的妖怪白泽,一口一个“鬼灯”地把孩子宠上天 VS 中二病眼看好不了的凡人除魔师加加知鬼灯; 


前文:

===《一》===《二》===   


+++++++++++++

+++++++++++++


个人认为,用花来敬神真的是一个绝好的主意。

因为嘛你看,花是那么的漂亮……漂亮得,到底有什么用?可不要说什么吸引昆虫,那种话我最多只信五成,不能更多了!──真正对付那些虫子的话,适当地有点色彩,适当地有点香味,或者臭味也无妨,差不多了吧?……可是你看它们?细嫩而缺乏力量的花瓣、各种层叠,各种斑斓,各种引人注目,各种纤细、艳丽而又脆弱的姿态……虫子们懂欣赏?真的?……拼上半条性命只为了在短短一季里盛开成这样,到底是想取悦谁啦?!

……嗯咳,所以说我觉得,用这种不可思议、对生产力没什么促进作用的东西来供奉另一种不可思议、对生产力没什么促进作用的存在,实在是绝妙的主意,值得点赞。


+++++++

我站在花店橱窗前,一边装作在避雨的样子,一边思考策略。

老实说,因为“工作”关系,给我的零花钱是比家境差不多的同龄人要多很多的。不过那些零花钱本来就包含了为工作而到处跑时的差旅费和道具保养费用,所以扣下来之后并不比普通同学宽裕多少…

之前答应了要给阿九找花。最初见到他时,他戴的是粉白山茶结成的花球,我觉得那种款型很适合他。他告诉我那是他刚结识的小姑娘送的──鉴于没有术力或阴阳眼的凡人都看不见妖怪,我想他说的“小姑娘”无非也是何处的山精野怪吧──之后阿九成为了我的式神,所以不好再佩戴别人给的物品,也就任由那对让人看了就很想挂点东西上去的头角闲置着。
没关系,我想我可以做出类似的东西给他。


++++++++

收集素材比想象中难。

大部分景观植物都是市政资源,好孩子不应该随便破坏!
那些不受管辖的野生品种又多数…有点寒酸…

当我站在花店前时,手里就是捏着这样一束相当…寒酸…的野雏菊,还有几条我不知道叫什么的芒草。
说起来这个花店也不简单啊,看着小,但是在像要准备送到什么高级会所的花艺展品里,居然还用上了牡丹这样的昂贵花卉。
这个好、这个很好!可以把山茶花球比下去!
不过我有足够的钱去买吗?

隔着玻璃窗站了一会儿,如我预料一般,和善的店员姐姐拉开门问小朋友要不要进来避雨。
有“早熟”自觉的我,当然知道自己很难像普通小孩那样以装可爱作为武器。不过没关系,我还有一招“反差萌”啊。──于是我竭力作出认真的样子,说:“我要买花。”
果不其然,在简单的惊讶过后,店员姐姐带着满面难掩的笑意迎我进去,又叫同事一起来凑热闹,大概是下雨天客人少闲得慌,连在店后整理的店员也被喊出来,三个大人围着我团团转。我说想要买些花材,扎成一对花球的样子,这么大这么大,不要包装纸不要丝带,然后从书包里倒出我准备好的资金(其中多数被刻意换成小额硬币)。这些银货叮铃当啷撒一桌时,其中一位店员偷偷捧了捧心──这就是大人“糟、被萌到了”的表现──呵呵,用看小动物的眼神看待小孩子的愚蠢成年人啊,付出代价吧!
于是看起来地位比较高的那店员弯下腰,说小先生赶上了好日子,今天下雨所以花材特价哦~主材用的6朵可以随便挑~
早就等着这句了!我手一挥,指向标签前面有长串片假名的明显是非常贵的那丛香水玫瑰。
三人瞬间僵硬了,哈哈哈哈。在他们决定破罐子破摔前,我假装思考了一下,又表示不喜欢玫瑰,然后指向放在角落的花篮──这些都是已经在别的会所摆放展示过一段时间的、现在准备回收利用的旧花,那其中精神不振的牡丹正是目标。店员们好歹松了口气,不仅如我所愿抽出所有看着还行的牡丹,又殷勤地另外备了搭配用的小花和绿叶,替我扎花球。没想到的是,店员姐姐居然还拿走我那束寒酸的野雏菊要加进去。我惊讶地看着她,她却让我放心,说会好看的。

可以的话,当、当然好啊……毕竟是我亲手……

我想我一定是脸红了一下,因为大人们纷纷露出微妙的温暖表情。
哎,又被人看笑话…修行还不够啊!

恰好在花球做好后,外面的雨声渐小。隔着橱窗看见那抹白色的身影,我告诉店员们接我的人来了,便穿好雨衣出门去。


+++++++++

来接我的自然是阿九。

式神本身应当经过术者召唤才现身的。这是秘密:我想增加一些与阿九相处的时间,因此制作了小型的法阵用以储存术力,到太阳下山后阿九就可以利用白天储存的力量自行现身。

我迎着雨滴抬头看他,水珠落在眼睛上,令我挤出嫌弃的表情。妖魔之身并不会就这样被凡间的水雾沾湿,他的白袍也在雨幕中随着不存在的微风轻盈飘动。

发觉我的视线后,阿九好奇地朝我微笑。我趁机撅起嘴吐槽:“真狡猾。”然后低下头,假装关注落在我掌心中的雨水。

像是想要比较什么似的,他也摊平手掌伸到我旁边。
他的手自然比还是小孩子的我大不少,手指细长,白皙的指尖微微泛着淡红。
不多时,在他的掌心也聚起了小水洼——耗费术力之后妖魔也可以接触到凡间的物体,我只是没想到他会把术力用在这上头……阿九像是想要籍此讨好我似地将掌心的水洼送到我眼前。我抬头去看,发现他的眼眉、脸面,全都被雨水沾湿了,滴水的头发紧紧贴在额上像乌鸦的羽毛似地反射着路灯光亮,只有衣服还与妖怪身份相符地维持干燥。

真搞不懂他,这样有啥好玩的!


+++++++++++++


回到家,阿九在门口一抖身子,就将水珠全留在玄关外,恢复成那齐整端庄的式神做派。倒是我,花太多时间去看他,结果雨水灌进领口弄湿了衣服,头发也湿了,冷得我肩膀都发紧。
阿九拿干毛巾来侍候我更衣。我不想像个废物宝宝似的等着他给我解扣子,就指使他从我包里拿出那对花球,说是送给他。
有想过他会很高兴,没想到高兴成那样…!一副要捧着它们拼命奔跑的样子。

“……喜欢吗?”
“嗯!我这就戴上!”
“过来吧,我帮你。”

果然如我所料,原本焉乎的牡丹在接触到阿九后即恢复了生气,在他的角上散发雍容的光彩,捎带连边上的野雏菊也显得华贵了几分。

我一边替他调整花球和纱巾,一边道:“既然‘神明大人’对我的供品尚且满意,那以后要乖乖听话好好替我干活哦。”

他嘻嘻笑着,摇头晃脑感受角上挂的玩意,随口回答“本来就很乖啊~?阿九可是个尽职的式神呢,有没有花也会把活干得很好~”

我愣住了,大概有三五秒内心是空白的。

待思考能力渐渐恢复,首先浮出脑海的竟然是一个哲学问题:人,为什么要与人为善呢?

──大体上这是一个很功利的问题,虽然并无强制执行,但是每个对别人抱持善意者,多多少少都相信这样一来别人也会对自己抱持善意。说得难听点就像播种后等待收获。
──那如果说,对于这个成为我式神的妖怪而言,他给予我的善意是完全不图回报的呢?
因为他不需要我回馈善意,所以我对他的态度对我们之间的关系并无影响?
──不,等等,首先,他有说他为我提供的是善意吗?
──仔细想想──好像只是表达了遵从我的指令而已!

这样一想,我的好心情瞬间转变为浓烈的失望和疲惫。

而阿九还在那边自顾自地开心着──哪能有那么不公平的?!
在想明白所有事之前,怨愤便驱使着我开口道:“你会听我的话是吗?那我叫你做什么都会做吧?”
他眨眨眼,诡辩道:“还是有分能做得来和做不到的事情啦…只要表述正确的命令便统统都会照做~!”
“什么叫正确?”
“就是‘在我能力所及的范围里、受我控制可以得到结果’的事~比如说,现在有个超~强大的敌人要攻击我们,你命令我‘保护主人’,这是我未必做得到的~因为结果也许会保护失败~但若命令我‘替主人挡住攻击’,这个就可以做到!即使拼上性命也会去做~”

“哦,既然如此……”迫切地想用令人为难的命令来使阿九难受的我开动脑筋拼命想,不过对于正经的小学生而言这种命题有些超纲,能想到的最羞辱人的方案也无非只是“那你脱光光吧!”……


……才不是因为我想看那种妖怪的果体!


可是阿九歪着脑袋看了我半天,并无动作。

我心中酝酿起十足力道的“骗子!果然是骗子!”,含在嘴里只差喷薄而出。

他脸上又浮现出我讨厌的那种笑容,随后站起身:“啊啊,因为还是小孩子,所以不能完全理解也属正常吧……小少爷,您对‘妖怪’似乎有点误解啊,”
一边说着,一边用指尖挑起腰带上的绳结——很奇怪的,只见他轻轻一弹,那整幅腰带就松开脱落下来!而且掉到地上的同时便消失了。“妖怪真身非可随意示人之物。我这副外貌,也是变化所得——
“所谓‘变化’,不仅指身体,也包括这看起来像‘衣物’的部分哦?”

随着他一步步走向我,阿九身上层层叠叠的汉服也如散落的花瓣般一层层从他肩头滑落、然后消失在空气中。等他走到我跟前,已是一丝不挂的坦然状态。


“本来就不是‘穿上’的东西,硬要我‘脱下来’的话,我也是很为难的呀……”


看上去倒是没有任何不好意思的样子,搞得我十分不好意思起来,假装没有去看小孩子不应该看的地方,而开口评价他腰上艳丽的红色纹样:“既然都是变出来的,干嘛还弄这些没用的部分上去?”

阿九一笑:“唉呀,不好看吗?”

我梗着脖子顶:“中看的东西往往都不中用!”

“是吗?”阿九又眨眨眼,无辜地说,“不过这个是本来就有的,留着好像也不坏……”

“不不不不说那些了!”我阻止他继续弯腰打量那几个眼睛纹身,以避免自己的视线过久地停留在其他地方,“总之我要睡觉了!……你快换上睡衣过来!”

他歪歪脑袋,正要张嘴,我赶紧吼“随便!一层就好!”——于是他从善如流,一步跨过来时已披上一件像浴袍似的单衣,高高兴兴地将我抱到被窝里蒙好,然后侧身躺到我旁边。


没有什么果体我就冷静多了。冷静下来之后我从被子边边伸出手,戳了戳他的腰,“是眼睛吗?会疼吗?”

“会怕痒。请不要太用力哟。”

“……还有什么跟人类不一样的地方吗?”

阿九拉过我的手,引我摸了摸他的背:脊柱的地方隐隐有些突起。
“这个是为了让我记得自己背上长着角。”

“为什么要记得?”

他笑得有点苦恼:“太像了的话,怕分不清。”
句子里一如既往省略了一些部分没说。我埋头想了想,介乎懂和不懂之间,又伸手出来摸了摸他的头顶。

“嗯,是的,是的,还在那里……虽然现在看不到,不过就在那里哟。”


这一次这句我能懂,省下来没说的是他的头角,还有我送(供奉)的花。



+++++++【待续】++++++


谢谢观看!拖了很久不好意思……
嗯听说动画要开二季了……漫画是什么个情况?我好像断了资源很久……!

既然要开新阵线,请待我亲切地为新入坑(有吗?)的同志们介绍,白大夫腰上这个纹身是怎么回事呢?嗯可能大家会以为我要贴白大夫果照了……怎么可能!不讲文明也得讲人权对不对!所以我贴个视频(……。):

【鬼彻MMD】神兽白泽的夜游LUVORATORRRRRY!

 

是的就是那个地方,就是衣服的开叉间看到的那个。顺便提一下,这东西白大夫不太稀罕哦因为人家身上有三对哦呵呵呵呵。(……还是要稀罕一下的毕竟会痛!)

那么,会,继续让加加知少爷努力长大的。请期待!(这次又要多久啊………………)

评论(2)
热度(17)
 

© 陆康禾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