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为没什么人看很寂寞,所以寂寞难耐地搞了个箩。喜欢 鬼白 的同好聊聊嘛,聊嘛,呜呜呜呜呜。【蹲在墙角嚼袖子】

【茂灵/最上灵】灵之类万事屋/二

大纲文第二章
世界观局部借用寿鳕子名作《SEX PISTOLS》
架空江户背景,最上(蛇)(师)-灵幻(鼠)(徒)-茂夫(虎)(徒孙)这样的食物链<( ̄ˇ ̄)/

第一章: http://y0v0y.lofter.com/post/426b88_d4e513f

===================

曾经被恶灵附身的女孩子在得到灵幻他们的救助后休养了几个月,终于还是因为身体过于虚弱而去世。

期间灵幻一直时不时去探望她。小姑娘有时会腼腆地表示希望灵幻不要对她过于温柔,不然对其他曾经被自己伤害过、搞不好仍然需要帮助而未得的人来说太惭愧、太狡猾了。灵幻思考后答,他也不是什么救世主,并救不了谁,探望她也只是为了消磨一下时间、自我满足而已。

事主去世后,其父以“感谢陪伴”为名给最上别院送来谢礼,绝口不提除灵之事。在最后邀请灵幻师徒前来参加丧礼和替小女整理遗物后,父亲将府里之前召来的法师全部遣散了。由于除灵时绝大多数人都没看到最上出现,之后也没人知道灵幻是最上的徒弟,只知道灵幻师徒客居在最上别院。这群突然失业的法师心有怨言,觉得灵幻除灵失败还厚着脸皮收钱,还导致他们失去一个大主顾,碍于大咒术师之名不敢明着杠最上的客人,就开始背地里编派灵幻,称他是无能又卑劣的骗子。

灵幻虽对此略有耳闻,但不太放在心上。反倒是帮忙整理遗物后显得很消极,说要出去散散心,然后便一连几天不见人。
第一天晚上灵幻未归时茂夫便担心着急想去找他,不过最上硬说他没事,拦着不让去。到第三晚,想想师傅出门时连钱包也没拿,根本不知道这大冬天的他能在哪里过夜,茂夫决定无视阻拦出去找师傅。最上看拦不住,干脆跟他一块出门。
茂夫凭借自身实力锁定了大致方向,来到附近一处山坳里。到处白雪压着黑黝黝的土和树枝,一眼望去也不知从何找起。这时最上反而走到前头,转让茂夫跟着自己走。茂夫问最上怎么找师傅,最上走出一段路后拨开脚边积雪,让茂夫注意地上按特殊方式摆放的小石头,说这是转移温度用的法阵,阵外围比其他地方冷,中心如果有暖和的地方便是阵眼也就是灵幻所在──最上的魂元为蛇,自然对温度比较敏感,像茂夫这种皮厚的猫科动物大概很难察觉。

不多时两人摸到一个山窟前。茂夫正待要冲,最上又来拦他。茂夫疑惑时,最上笑问:觉得灵幻这么做是在躲谁?
运作良好的法阵说明灵幻现在处境安全;缺乏人烟的藏身地点说明他不想见人;如果为了躲避外人,呆在别院不出门即可,特地跑出来的话…
茂夫既惊讶又不甘心,凭啥说他在躲我而不是躲你啊!
最上颇不屑:新隆10岁起就跟着我混了,小鬼有什么衰样是我这个师傅没见过的?若不是想在你这种小男孩面前保住身为长辈的面子,还有啥可躲?现在你还是乖乖回去别进里头刺激他…
茂夫表示道理上辩不过师祖不过执行上坚决从心…!最上拿他没办法,只好给他下了个隐形的咒(会令看到他的人忽略他的咒),嘱咐他闭嘴忍住不要出声,不然惹灵幻生气的话绝不帮他求情,这才一块进洞窟里。

走进去一拐弯就看见灵幻抱着膝盖窝在石阶上。最上不客气地挨着他坐下。
“小老鼠,你这挺暖和的。饿不饿啊?”
灵幻摇摇头。
“那种抑制饥渴感的法术就少用点吧。解除法术后肚子会痛的,不是吗?”
灵幻又摇头。最上就强行把他拉倒到自己腿上,伸手替他揉胃。一边揉肚肚一边哄他,让灵幻有啥不开心的说出来给师傅开心开心。

灵幻稍微放松一点,才慢慢开口:他们去整理遗物。小姑娘想补偿自己欺负过的人,又不想靠父母的钱,受身体状况所限,只能在病榻上制作一些祈福用的陶珠手串之类。可是临终时却还是要求把做好的饰品销毁。据她说,虽然已经很努力了,不过直到最后一刻还是看见对她的恶意与诅咒围绕在她的这些手制品上──这样不净的物品实在不好意思送给别人,只好扔掉。
小姑娘和府里一些有实力的法师都说,看到那些恶意凝聚成乌鸦形态,附在上头无法驱除;就连普通人的佣人都能隐约看到不祥的雾气。
灵幻把脸埋进最上衣服里,紧紧抓住他的袖子,闷闷地说:大家都说看见乌鸦,可是不管他去看多少次、都看不见他们口中的诅咒,只看见姑娘一片诚心的祝福附在饰品上,绽出花的模样,所以也无从“净化”它们。
“…为什么大家都看不见呢?…根本没有什么乌鸦、…明明只有师傅最喜欢的虞美人啊?…”

灵幻嘟囔着睡着了。最上一边安抚他,一边轻声笑:傻孩子,师傅哪有喜欢什么虞美人,师傅喜欢新隆啊。
茂夫从头到尾坐在一旁,捏着裤腿不敢吭声。灵幻师傅在他面前从来都是游刃有余的模样,几时会让他看到这样自我怀疑的不安脆弱的样子?原来最上没说错,师傅真的在躲他。

后来茂夫帮忙把睡着的灵幻背回别院。第二天灵幻醒来后,将之前的负面心情埋进心底,大家嘻嘻哈哈地把这页掀过。

眼看新年要到了。灵幻让茂夫回老家团聚,自己留下陪师傅过年。
因为出远门修炼很久不见,开年后茂夫也和酒窝住持、小公子花泽他们相约见面,众人一边吃饭一边聊最近的见闻。
茂夫一直惦记师傅,酒席上许久不作声,被弟弟和花泽逮住来问候才讪讪提个话头:这个,虞美人…是什么样的花啊?
花泽笑说一向不解风情的茂夫怎么突然对风雅之事感兴趣了?调笑间召来一名妓子,拉起和服裙摆给他看:说是罂粟,与虞美人不完全一样不过差不多。又奉承那位妓子,说姐姐厉害啊,把这以毒闻名的花穿在身上,倍添妖艳啊什么的,把姑娘捧得直乐。
茂夫看着那鲜红花瓣,向上聚成一个个酒杯形状,里头如盛了撒金粒的黑红美酒,又听见花泽说它亦毒亦药,不知怎的突然就觉得这玩意确实与最上师祖相配。…就是想不明白,那到底师祖喜欢不喜欢罂粟花呢?还是灵幻师傅单方面这样认为?或者是最上不乐意承认?──忍不住问大家:如果一个人总是逼着别人回答自己喜欢的花,可正确答案却不是花,这是什么意思?

律一脸不明所以,酒窝和花泽倒相继露出微妙的笑容。酒窝住持贼兮兮一笑:没有什么“别人”,被逼问的应该只有一个对象吧?
茂夫惊讶,酒窝大大好厉害这样也知道!
等问出原话(人名省略),那两个行家笑得忍不住喝起酒。花泽缓下气才说:茂夫你应该清楚啊?就是那个,和你在修炼的内容也有关系的──就是民间俗称的“言灵”啊?唉,因为茂夫没有谈过恋爱,所以不太了解吧哈哈哈…
茂夫:???…言灵什么的我有学过!就是把祈愿融入言语或文字,使到空话也可能成真…如你所说,为什么不强调让对方说喜欢自己,而是反过来要对方重复述说自己这方的心意呢?
酒窝住持哈哈哈哈,所以说你没有恋爱经验!──这种事情,讲究两情相愿,不能逼,一逼就破功,
花泽也忍不住敲桌赞同:这个套路、不,这个咒,高,实在是高!一则把美好的事物与自己的感情相类比(“花”对“喜欢的人”),二则以退为进(不去刺探听者的内心,而是引诱对方刺探自己),使听者放松精神,更容易接受暗示;虽然没有逼听者喜欢自己,可是却摆出这副示弱般的姿态,而且重复一次又一次,只要对方一天没有爱上别人,能忍住不动容很困难吧?
众人一起八卦:所以这个下咒的到底和对方好上没?
茂夫黑着脸:没有。
众惊奇:为何?是不能好上还是有别人?…莫非是外遇?!
茂夫:不是!
酒窝喃喃推理着:下咒者很强…也得到了回应…这都不能好上,八成事关伦理…但不是外遇,所以…
花泽看着茂夫脸色,截停酒窝,轻巧地转移了话题,开始讨论别的趣闻,也没再管陷入沉默的茂夫。

========
【待续】

感谢阅读!
撇掉大量细节后似乎至少进度上稍微得到了保证…(眼泪)
这个师匠好像完全不够闪亮亮本世纪新星啊?ooc大抱歉!(鞠躬)不过总算写最上宠灵幻写了个爽…也算为邪教流过血出过力了!T_T
剧情后面好像还不少啊…大纲文还敢埋伏笔的我也是够了…辛苦各位读这样的故事//(ㄒoㄒ)//

评论(10)
热度(25)
  1. 茲姆陆康禾 转载了此文字
 

© 陆康禾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