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为没什么人看很寂寞,所以寂寞难耐地搞了个箩。喜欢 鬼白 的同好聊聊嘛,聊嘛,呜呜呜呜呜。【蹲在墙角嚼袖子】

半夜做梦记录一下…

可能因为睡觉前在研读《掉下去了》,做了个两个吧唧的梦被吓醒,有点奇怪有点害怕,写下来压压惊…
其中一个“吧唧”的第一人视角。
压惊文,内容琐碎无逻辑不好意思!

梦境是一个现代大厦里,普通的写字楼没有很高科技,但是整个大厦是一个相对封闭的环境无法随意进出。队长虽然是队长,不过职责不是拯救世界而是类似物管,从大厦里的人吃什么到安保甚至连wifi有没信号都要管。

“我”第一次在梦里被吓醒,之后觉得很不安,到处找队长想向他汇报他之前让我去做的事情的进展。远远看到队长在人群里为了给大厦成员配餐的事情忙得眉头紧锁焦头烂额,实在不好意思过去打扰大家工作,但是因为被队长发现了,只好硬着头皮过去。
队长给的任务是让我为自己取得一个在大厦里生活的“合法身份”。貌似这种身份只给予大厦工作人员,另外每个工作人员可以申请多一个名额给亲友。本来队长想让我去问某位单身的仓库管理员要那个名额,当我去沟通时这人表示他的名额已经给了个远房亲戚…队长听我这样报告眉头拧得更加厉害,我怕他生气,赶紧说对方介绍了另一个干杂务的员工给我,我应该可以借到那个名额。队长希望我快点落实这件事,又问那人是谁,我指指不远处几排文员工作岗位,其中有个看起来加班好几天的电脑程序员,“就那边吧,他平时坐那个程序员右手边的位置,程序员和那位杂务工还是朋友呢。”
然而队长盯着那边看了几眼,说“可是那个位置已经好几天没人坐了。──嗯,至少三四天。”
而且仔细看看,除了那个加班到呆滞的程序员,他左右的岗位都是空置的…连抽屉都是拉开的状态。
我心里顿时像刮穿堂风似的凉起来。难道是我记错了?毕竟我的浆糊大脑不太靠得住。还是仓管员耍我介绍了不存在的人?…还是这人莫名消失在这个奇怪的大厦里没有人留意到?不管怎么说现在看起来就像我任务失败了还编谎话敷衍队长似的…!
这时候有人跑过来报告说wifi信号发射器过热了,要队长快去看看。队长连忙拍拍我肩膀安抚我,说没关系不急,慢慢来,他看那个程序员也不像有朋友的样子搞不好能问那人借到名额呢哈哈哈,之后赶紧跟下属跑了。
我盯着程序员的后背,觉得队长的建议似乎很可行,可是对方干活干得快死的样子我又不好意思打扰,想等他忙完再说。队长也很忙,队长的复仇者朋友们也很忙,没有事情可做又碍手碍脚的我只好回到临时给我睡觉的小仓库里。
拿到合法身份的话就能在大厦里分配到属于自己的房间,领物资吃饭时都不用再沾队长的光让他背负“搞特殊待遇”的“罪名”,搞不好还能分配到工作自食其力。不过现在都没有,所以我只能缩在铁架床下层的角落,抱紧一坨笑容奇怪的软绵绵玩偶,然后看着窗外电闪雷鸣暴风雨假装去睡觉。


梦到这里就没有了。在梦里被吓“醒”感觉真难受…!写完回头看看好像也没啥恐怖的,顶多队长说那个位置没人坐时稍微有点悬疑…现在仔细想想,当时那种压迫心脏的“不安”好像是因为觉得自己是“多出来的那个”,明明不想给队长添麻烦、想逃走的,但是不依赖他就连活下去也成问题!活着实在没啥意思,每时每秒都活在“羞愧”中,可是又不敢死怕给队长添更大麻烦,超不甘心超难受啊…
555,把怪怪的梦写下来了,现在还有个把小时可以睡,求换个开心的梦给我吧555


好吧,莫名了一番后好歹补充点勉强算有趣的事情:复仇者伙伴们有出场哦,真的有!…他们的工作是搭配餐盒!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特色配菜!…可惜一睁眼忘了大半,只记得娜塔莎的好像跟红酒汁有关…tony擅长搭配有炸物的饭盒~炸猪排、炸虾什么的~印象最深刻是Clint,反复强调他的特长是搭配五彩缤纷的蔬果沙拉套餐…!为什么会有这样的印象呢?人设上说不是应该跟曲奇饼有关系什么的…(可是反正tony和平民炸物也不多合衬就是了~)

评论(2)
热度(5)
 

© 陆康禾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