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为没什么人看很寂寞,所以寂寞难耐地搞了个箩。喜欢 鬼白 的同好聊聊嘛,聊嘛,呜呜呜呜呜。【蹲在墙角嚼袖子】

【鬼白】夏日午后-<转世体验番外1>

现世同学竹马paro,鬼灯=加贺一,白泽=白川幸。
就是正篇里没详细写的鬼灯大大的“犯罪”过程w

++++++++++++

“老师跟你谈过志向没?”
加贺笔也不停,边写边应:“我有跟他说升学,但他一直约不到晴子那家伙,说晚点再详谈。”
“唔,”白川紧了紧长袖衬衫,有些心不在焉,“我还在犹豫。”
“你有什么好犹豫?不是以后要考医学院?总之先上个升学高中啊。”
“所──以──啊──”
然后加贺就听了半个多小时关于读医好贵但是现在还可以选药学专业和牙医方向然而药学有专门高职院校牙医则是有对口奖学金的高中到底选哪个好的心路历程、天人交战与人生纠结。
说到底,还是钱的问题。
加贺把眉峰颦出个山,“那就牙医吧──好歹也算个'医生',赚得还多。”
“啊?那我以后就只能成天盯着别人牙齿上的洞吱溜溜溜溜溜溜~~~还得不停安慰或无视那些哭着喊'医生轻点'的人了!”
“你多虑了,实际上喊不出来的,只能哭。”
白川想象了一下,大笑起来,“这么s的工作总觉得比较适合你啊!”
“安静点!”
加贺朝妨碍他专心学习的人凶恶地呲起一对虎牙,甚至从喉咙里发出像野兽似的呼噜声。
这能吓得住白川吗?怎么可能~穿开裆裤时就认识的家伙什么底细不知道~白川像看路边小野猫似地看他,居然觉得略萌,也不管别人还有几秒到真的炸毛,就这样动手捏了他脸。
“来来来~牙医大人给一君看牙牙~”
“…挨兹!”
加贺嘴里含糊地骂着,身体却甚为乖巧地任由竹马捧着他的脸硬把他拖到窗边找光照,最后倒在窗台下张嘴望天。

“嗯,这个虎牙,太尖了要拔掉。”
患者翻了个白眼。你傻啊?犬齿一般是不拔的好吗?
医生好像也觉得不妥,纠正说:“好吧,要把虎牙两边的牙齿拔掉,给它腾位置,然后再上牙箍把它压下去~”
“……”说不出话的人干脆不说。
“啊,让我看看里面有没有蛀牙…”
可是冒牌牙医连小反光镜也没有,只能用力去掰别人的嘴,边掰边嫌他嘴小,把拇指压在两边臼齿前硬不让人合嘴。

加贺开始觉得尴尬了。

他害怕自己口水流出来弄到小幸手上。
他老觉得小幸盯着看的其实是他的扁桃体,那吊钟似的小玩意就在他的喉咙深处。啊,喉咙深处。小幸的小吊钟也是一样。深处。

“…你知道牙箍吗?…听说刚开始很痛哦~听说早点装可以不用套那么久…”

小幸在他头顶絮絮叨叨说着,一副对他的牙齿真的很上心的姿态。但他的精神集中在腹部──在那里,小幸把腰身贴在上面,温热的触觉随着小幸换角度找光源时而移动。
小幸的手臂将他的肩膀压得紧紧的。

裤子有点绷。加贺的脑海里已经出现了超级马里奥通关时的画面。

当那个不知死活的庸医再次用指头在他牙齿上按来按去时,加贺猛地合嘴咬住了它们。耳边响起令人愉悦的惨叫。他弹起身扑倒毫无防备的人,学着对方的样子用手指卡住对方的颌关节,说“我也替你看看吧。”
白川从鼻子里哼了几声,然后就放松了身体。

简直像在说加贺对他做什么都可以似的。像在说加贺盯着他的粘膜打量他身体深处也可以,又或者加贺用身体撑开他的膝盖也可以,紧紧地压住他令他动弹不得也可以。

++++++++++++

日落的时候,白川幸是被热醒的。

他睁开眼,脸上挨过拳头的地方火辣辣地痛,屁股那个讨厌的地方也痛,说不出哪处更痛──而他光膀子躺在榻榻米上,身上粘乎乎的,棉被捂了他一身汗。
他挣扎着爬起身,看到之前被粗暴扯下的衣服现在整整齐齐叠好了搁在旁边──但叠得再整齐也还是一套脏兮兮沾了各种体:)液的衣服。
他掀开棉被──马蛋沾到血、沾到血了啊?!

敢情不是你洗就做什么都可以是吧?!

而且跑什么跑为什么不留下来善后?!陪我善后啊?!留我一屋子乱七八糟的你光把衣服叠了是几个意思?!几个?!

白川幸气得不行,朝加贺家的方向骂尽他此生知道的污言秽语,可是除了弄得干渴的喉咙也痛起来之外,什么也没能得到。

“…胆小鬼!…道歉、道歉啊混蛋?!”

不然的话,

…不然的话,就跟你绝交。


【番外1 end】

+++++++++++++++

本日的自习一小时…呃其实将近两小时啊?!…米粉店真好不赶人,比咖啡店好。(啥。
其实还是没有描述具体过程…好吧在线写的没有存档!希望别被和谐删除…!

正文点tag连载字样查看,已完结的~

评论(10)
热度(16)
 

© 陆康禾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