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为没什么人看很寂寞,所以寂寞难耐地搞了个箩。喜欢 鬼白 的同好聊聊嘛,聊嘛,呜呜呜呜呜。【蹲在墙角嚼袖子】

【鬼白】那些旧事〈2〉

鬼→白前提、原作背景的小段子集。

知名不具的神兽望向被他带入现世的那个独角小鬼。小鬼正打量着树下的一窝山猫。
“怎样?想摸一下吗?”
“不想。”
小鬼白他一眼,又不傻,会被咬的!
“不会哟,有我在,它们不会害怕到伤人的。”
…哦。可是摸了又有什么好处?
“心情会好吧?”神兽大人眯起金色的眼睛,“很舒服的哟?”

……搞不懂,完全不明白,若说被摸的一方会舒服似乎可以理解,可是提供服务的一方为什么也…小鬼不是迷信权威的人,不过似乎只有试一下才知道反驳的方法。
那就,试一下呗。

“慢一点,…停,让它闻一下你的手,这样你们就算认识过了,…好,往后退一点,停,等它过来…”

其中一只好奇心特别旺盛的猫崽凑了过来。小鬼慢慢把手伸到它的头顶摸了几下,挺滑顺,挺暖。又顺着脖子移动到喉咙上,猫崽一扭头,用尖利的小牙齿夹住了他的手指。小鬼的眉头顿时皱成一团。

“忍住哟,放松~”

牙齿在手指上留下了浅浅的印痕和若有若无的疼痛便松开了。这之后小鬼皱着眉头严肃认真地对这只和后头靠过来的猫崽摸了个爽。

“…还是不懂于我有什么好处。”
小鬼盯着刚摸过猫的手。似乎,是,有,一点点舒服?神兽大人的金眼睛又眯起来,“比摸冬衣的皮领子开心吧?”…回忆了一下,好像还真是。
“因为充分抚摸的过程是得到信任的过程哟~通过表达善意得到信任作为回报,连脆弱的地方也愿意让你接触~”
…接触别人脆弱的地方有什么可开心的?!虽然很想这样驳斥,但是还在为摸猫猫而颤抖的心肝阻止小鬼这样开口。神兽自顾自摇着脑袋往下说,“…信任是爱的第一步哟?…人哪,就是这么奇怪,会为了爱而感到高兴哟?即使不是同族的…”

“我并非人类。”小鬼忍不住打断他。可是神兽毫不在乎,“你是哟?…嗯,身体姑且不论,这不是有一颗和人一样的心吗?差不多、差不多~”

小鬼呵呵冷笑,视线转动,说到脆弱的地方,这白毛野兽的腰上…眼睛什么的,确实很容易受伤吧?…

“…哟?哎呀哎呀……”
神兽留意到他的视线,噗通翻侧到地上,用不同的方式低声笑了,“想要被我爱一下吗?…也不是不行,来试试?”

白毛中的兽眼齐齐睁开,朝独角的小鬼看去。

小鬼看看自己的手,又与那些眼睛对视了一阵。

似乎,可以考虑,如那野兽所言,顺从于这颗像人一样的心,去做一些,能令自己开心的事?

=====

段子完。看到别人挑战什么60分心里很羡慕,想试一下自己的60分能做到如何…结果计划写4个段子只完成了一个啊!?…想死…硬伤不是时间而是把简单的故事描述得太长了啊……(想象中这个段子明明只需要1/3的篇幅…!)
以上。旧事系列大抵是靠脑补来“考据”原作一些细节~本段假装在考据鬼灯大大的动物喜好的由来~(…你看一句话就说完的事!)
哇哇咖啡厅赶人了我滚了!

补其他旧事连接:

http://y0v0y.lofter.com/post/426b88_24b7a4f

评论(21)
热度(12)
 

© 陆康禾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