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为没什么人看很寂寞,所以寂寞难耐地搞了个箩。喜欢 鬼白 的同好聊聊嘛,聊嘛,呜呜呜呜呜。【蹲在墙角嚼袖子】

最近堆积的【鬼白】坑列表……

最近上下班时会横过两个没有斑马线的马路,再加上压力有点大,不自觉的就强烈地担心自己不知何时会一下疏忽就这样冲出马路飞上天……然后一想到自己还堆着那么一大堆坑没有填完,不由得对“活着”产生了强烈的眷恋!

总之为了以防万一,先把最近堆积在脑子里但还没来得及写完发表的坑列个表,万一我真的飞上天了至少能给这些坑留下点残骸,或许哪天会对别的人有用也比跟着我一起上天要强一点……

上面废话那么多总结起来就一句:下列全是洞,一篇完的都没有


============


1,<少女碎片>

阎魔局长把他那不苟言笑的得力属下叫了过来。

“鬼灯啊,你没有搭档也好久了是吧……?”

“不久,四个月零5天而已。”

“那还不久?!……呃,我是想说啊,这几天会有个有点棘手的人要过来这边工作……他呢,严格说不是警察,所以行动时都要有我们这边的人陪同,以免出乱子……”

“……所以要推我出去卖?”鬼灯探员皱起眉头,“我是不想挑剔分配到头上的任务,不过这样真的好吗?让我这种没耐性的家伙去接待难相处的人物的话……”

“呃,还好吧,也不算难相处?该说其实挺友善挺活泼的……”

鬼灯话没说完就被局长打断了,他纳闷地望着局长,寻求进一步的解释。阎魔看着下属的脸色,吞吞吐吐说:“因为个性很随便嘛!……太随便了!……如果不找个熟知业务的人管着他的话,法庭都不知道要怎么上了!检察官也会生气的……”

“呵,懂了。总之就是派我去遛狗对吧?”

“差不多吧……你可不要怠慢人家啊!毕竟是从总部调过来的……!”

鬼灯一边诺诺敷衍着一边接过局长递过来的简报。听说“狗”已经往市郊发现的凶案现场去了,让他这就过去接应。可是等鬼灯去到现场时才发现,他太天真了,等着他的哪里是什么待遛的狗狗!那分明是……

“……猪,一只。”

“哈?”从简直可以肉眼看到粉红色雾气的脂粉香里探出头来张望的男人,傻笑着问:“诶?来接我的鬼灯妹妹到了吗?到了吗?在哪呢妹妹?”



类型:架空现世刑侦戏

角色方向:超认真的探员鬼灯X不靠谱的侧写专员白泽;白中和五中剧情(其实我想写成"中白"……不过这样大概没人搜得到CP吧OTL)

五道王被设置成反派注意!

借鉴出处:The Mentalist【借鉴主角的洞察力、人心控制与不择手段以及被遛,还有一天笑到晚那讨厌鬼嘴脸XD】;Common Law【借鉴双主角设置,其中一个泡遍警局所有雌性另一个是律师出身的处女座控制狂】


剧透:

白泽原本是个出色的罪犯侧写专员,由于个人遭遇影响心理状况,被全国总部以“支援”为名下放到鬼灯所在的省府警局。

白泽的前女友“唐铃铃”【名字为自定义……】曾是受瞩目的优秀女警,在和白泽分手后不久神秘失踪。白泽坚信她的失踪和当时的一系列残缺尸体发现案有关,为此投入相当大的精力去追查,因而影响到了正常工作。不过他一直没有把握到具体的证据,也几乎没有任何线索。

白泽破案很有效率但完全不讲规则,坑蒙拐骗无所不用,鬼灯的职责就是将白泽的成果转化为可以通过法庭考验的东西。

唐铃铃实际是在追查尸体发现案时不小心追上了真凶“五道”,被五道重伤后当成研究素材带走,制作成了改造人“中”。五道是优秀的生化研究者,研究出了类似于万能细胞的物质,可将不同的人的肢体用这种细胞拼凑结合。中是最接近成功的作品,肢体活动灵活有力,能听从命令但同时有一定的思维能力供执行命令时寻找方法。自“中”完成后,五道不再漫无目标地猎取“研究素材”,而只杀可供中作为替换材料的对象——这也是白泽能掌握到的杀手五道和唐铃铃失踪有关的唯一线索。

作为第一个完成品,五道非常重视中。他调查了一下唐铃铃的背景,认为中应该会想要对白泽报复,所以时不时给白泽及警局找点麻烦。白泽坚信唐铃铃还活着,因而每次发现五道的踪迹都会有点火遮眼,变得非常危险。鬼灯察觉到这点,对他管得特别严。

事实上鬼灯年轻时就读过白泽写的分析学,是他的粉,但后来发现他在女性问题上是这样……之后就粉转黑了。不过他没有告诉白泽。

鬼灯看到白泽虽然与铃铃分手了但仍然把她的事视作自己的责任,感到非常纠结。明明已经不再相爱了,为什么还要拼命呢?如果鬼灯再勇敢一点,是否能用自己的爱打破白泽身上的旧情的枷锁呢?


剧透片段:

“白泽先生……听说您遇到是个女的都照单全收?”

“诶?哎?不要这样嘛哈哈哈就算是我也会挑的啊~”

“比如?”

“比如啊,未成年的和有对象的就不行啊~”

“哦,这样啊,”以暴力闻名局内的警花小姐低下头,黑绒的平底鞋的鞋尖在地上轻轻划着奇怪的圈,“跟您说哦,我25岁了,没有交过男朋友,您知道吗?”

白泽想了想,放松了脸上的笑容,配合着女孩子的音量说:“略有耳闻。——不过若你有女朋友的话欢迎一起带过来哦?”

“……啊?”伴随着困惑话音的是比头脑更快行动的铁拳,等眨过眼来那位叫白泽的绅士已经捂着肚子蹲在地上说不出话了。扎俩包子头的锦华小姐涨红着脸,一边盯着白泽一边喘粗气,黑亮的眼中翻腾的除了怒意还有一丝不易察觉的泪光。

(这样的我可以吗?可以的话,别人经历过的事情,至少我也想体验一次看看啊……可以吧?还是不可以?果然还是不可以?)

地上的绅士抬起头,艰难地冲忐忑的淑女露出温和的微笑,“……唐铃铃小姐,在下有个提议,既然你现在是单身,我也是……要不要试下和我交往看看呢?没准会很开心呢。”



剧透结局:

五道几近疯狂地对中呐喊:“杀了他!杀死他啊!?这不是你一直想做的事情吗!动手、动手啊!”

中的手卡在白泽的脖子上。白泽从喉间发出了奇怪的气音,可他就是没死,硬是没死——明明以现在的“中”的怪力来说要掐断白泽颈骨不要太简单,为什么他还能喘上气呢?谁也不明白。中瞪着圆溜溜的黑眼睛,一眨不眨,五道还在对面嘶吼,而她手下的白泽抖着嘴唇拼凑出“铃铃”的名字。

鬼灯抬起枪对准了中的脑袋——这只人形猪的性命比那个失踪很久的女同僚重要多了,这是鬼灯毋庸置疑的事!可是两声枪响同时发出,五道的子弹击飞了鬼灯的枪,他落空了。不死心的鬼灯扶着被折断的手臂扑上去,又被一枪打中腿倒在白泽前方。

“别想伤她!她是完美的、是我的宝贝,怎么轮得到你伤她!?”

鬼灯不理五道,拖着腿脚爬上前,用剩下的手捉住中卡在白泽脖子上的手腕——当然,是掰不开的。反倒是白泽,居然挣扎着想要拍掉他的手,一副求死的样子。鬼灯心中恨意丛生,对人偶般僵着的中喊:“这种废物你留着做什么?!”

“你根本就不需要他!……他对你一点用也没有!你已经不爱他了!他也没有办法再爱你了!就那么简单!你不需要他!不需要他的爱!你是自由的、是自由的!!”

“拜托了、把你不要的东西,给我吧……”


中沉默着,眼睫抖了抖。其实别人说话的声音在她耳中是不太分明的,全都像隔着帘子一样,模模糊糊,影影绰绰。她依稀听得五道在不断咆哮着什么,又听得身前这个男人在劝诉着什么,究竟是什么呢?终于,听清了五道的一句什么:“——这不是你的希望吗?”

(我的希望是什么呢?)

想要离开这里,离开一切,想要有个人带走我,连我的神智也一并带走吧,让我远离这里,这些龌蹉而累人的思考,全部都不要了,带我走吧。


中忽地松开白泽的脖子,站起身,走到五道跟前。

“……怎么了,中?你不想杀死那个男人了吗?”

“主人,您在说什么?”人偶似的女孩子歪歪脑袋甜蜜而僵硬地微笑起来,“中什么也不想~中只杀主人‘想’杀的人~”

“主人想杀他吗?主人想让中去杀谁?”

五道看着中的笑容,突然从心底感到脱力,也感到了受伤失血带来的虚弱。

“喔,没关系,这样就好、这样就好……今天小中谁也不用杀……”

“那,我们走吧?”

“好、好,我们走,带你去一个谁也追不到的地方。”

中扶起五道。而身后传来嘶哑的呼唤:“铃铃……!”

铃铃……是谁呢?

“中不认识。”

这样答完之后,中就带着五道消失在鬼灯和白泽面前。


==============


2,<风从西边来>

道士倚着竹扉问被法阵困在院子前的来客:“何方妖物,敢来此处扰我清净?”

一身黑衣的来客取下斗笠,露出额头上的独角,行礼道:“在下为倭国鬼族,正替倭国地府寻找能人做审判职中,听闻此处有贤者隐居,特来拜见。”


类型:原作向,瞎编补完剧情

角色方向:像主仆又像父女的五道和中,加少量白中和鬼白


剧透:

几百年前,由鬼灯主持对十王体制进行了小规模的改革,由中国引入了数位高人做十王审判官,其中最重要的就是“五道轮回王”这一职位。【大焦热小学历史教程中有提到这个改革】

在鬼灯去找五道王时,究竟是否知道五道的手下“中”就是白泽的前女友呢?

普通的僵尸没有自主意识,思维能力有严重缺失——但中不仅具有完整、独立的思维能力,甚至有审美观和笑点等高级思维存在,她和其他僵尸究竟区别在哪里?

五道没有体验过完整的人伦,因此他一直将中视为“体验亲情”的对象。少女僵尸本是一富户人家的丫鬟,被不懂人事的小少爷作弄,误食毒物而死。身亡时那么年轻,也是什么都不懂、什么都没经历过的年龄,如果有机会让她像普通少女那样经历恋爱,五道从抚养人角度出发本以为是一件好事,没想到后来会变成那么不愉快。

“和那人交往吧”并不是五道的命令,只是一个建议,一个许可而已。如果不开心就放弃吧,离开那个人吧。可是远离白泽后,中又渐渐变得木渎起来,不像与白泽交往时那样个性丰富。是他作为道士的能力不够?还是说要让中成为独一无二的僵尸只能依靠真正的神明的力量?

不管怎样也好,想要再一次见到之前那样活泼的小中——这样犹豫着的五道接受了鬼灯的邀请,带着中奔赴海对岸的倭国地狱,搬到离那位神明“近期”经常落脚的地方更接近之处去。


剧透结局:

“中儿啊,我们要搬家了。”

“搬家,好。”

“搬到那边去之后呢,可能会经常见到你之前见的那位大人呢。”

“哪位?”

“就是那个呢,白色的……”

“哦,那个人,讨厌!”

嘴上这样说着,可就像被神奇的咒语触动了开关一样,少女僵硬的眼中陡然增添了光彩。五道在心中哀叹,果然自己还是不具备神明的影响力……好吧,为了小中,即使是外国的地狱也何妨一赴?


风啊,请往东边吹,吹过海峡,把我送到那个人身边吧。



================


3,<视线狂热>

类型:现世架空

角色方向:名声奇怪、喜欢拍写真的摄影师(兼职讲师)白泽和大学生摄影爱好者加加知。


剧透:
白泽兼职去大学带学生的兴趣班。给所有的学生单独讲解作品时评价加加知的风景照片技巧有余热情不足。起初加加知很不高兴,后来开始偷拍白泽。之后白泽想跟女学生一起旅游拍照,怕顾不过来就叫上了加加知,结果一群女生全部放他鸽子,白泽只好改成和加加知愉快的风景之旅。结局时加加知在白泽的暗房里给他看自己精选的作品,白泽起初赞赏他的照片终于成功融入了狂热,非常有天分,看着看着发现……


剧透剧情点:
白泽跟加加知说摄影师说到底就是要体力,不管商业还是新闻都是体力胜负,所以非常看好加加知~
旅行时遇到抢劫的,加加知挥舞独脚架把人打跑。
白泽因为有九个珍藏镜头,所以网名是“九目”。在沙龙论坛上他的照片太微妙,懂的人很少,唯独网络人气很高的茄子对他格外推崇。



================


4,九十九个神灵

我的名字是加加知鬼灯。

大体上说,我是一个极其普通的日本国民:普通的中产家庭,普通的双职工工作狂父母,普通的学校,普通的偏差值,嗯体育和历史成绩稍微抢眼一点。
家族的祖业是猎鬼,就这点而言也许很多人会觉得我家不算普通,但当今如同驱邪、猎鬼、占卜、祭祀等事业都被归入“服务业”当中,那么我家长期仰赖自己的才能与传承的经验进行“服务业”工作,这样一看不是极其普通吗?

当然,再普通的人也有自己的特点。我的话,最让我自己引以为荣的特点、爱好与事业追求,就在这里:就是这整面墙都被木格子分隔出来、摆设着许多玻璃瓶的墙柜。
请看。这可不是普通的玻璃瓶——好吧,瓶子本身虽然是我从各地精挑细选的收集品,不过确实是“普通”的玻璃制品——里头封印有“鬼”,这才是其特别之处。这些都是我游历各地、亲手抓捕的作乱妖魔与鬼怪。每一个,都是我的资历和实力的证明……嗯,目前受到封印摆放入这里的瓶子只占了墙面的一半,一来是因为我确实还年轻嘛,自夸也自夸不起……二来是因为我也满挑的!不少妖魔都被当场销毁了,值得我特地封印保存起来的着实不多……

这刁钻的口味尤其是,抓到第九个妖魔之后。



类型:和原作有点关联的半架空现世背景

角色方向:猎鬼世家“加加知”的最后一个继承人与他捕捉到的式神“阿九”,贯穿了加加知的青春期的故事。


剧透:

从小担负着振兴家业重任的加加知鬼灯以封印鬼神为爱好,拿着名为“鬼角”的据说是用被猎杀的鬼之角插在上面做成的狼牙棒当武器。他对被自己抓到的来历不明的妖魔“阿九”一见钟情,又苦于不知妖魔是否可信、不知阿九对他好是因为喜欢他还是因为被他胁迫,纠结到最后发现原来阿九来帮他封印收集的鬼怪身上都带着鬼火碎片,集齐99个之后收集到的其实是……


==================


5,<“暴君”>

殿上王座旁,妲己娘娘领了自己的贴身婢女端正跪着,等待皇宫的新主人发落,一众人已是跪了半天。
婢女们都有些难掩的惶恐不安——旧王被俘虏倒台时,娘娘刚得知自己已有身孕的事,这虽说知道的人不多,但要想不流传到新王耳里却怕还是难。听闻新王手段凌厉,要是被知道有遗腹子的话,别说娘娘本人,只怕连她们这些婢女也难逃出活路了……

又不知等了多久,忽地殿外卷来一阵风。和风一起闯进殿内的是一身量颇高的男子,内着一朱红胡服,外面松垮垮披一件深黑大袍,袍上红线金线绣出繁复纹样,扬手间鸟羽纹样便在大袖上翻飞。
那男人像是没看到跪在一旁的两列人似的,径自走到王座跟前打量起来,又将整个大殿张望了一圈,这才施施然将视线投向跪在一旁的美丽妃嫔。
妲己以手垫额,恭谨而沉默地拜伏在地,身后的婢女们一个比一个伏得更低。
“你就是之前那男人最疼爱的宠妃?”
“是。妾身名妲己。”
“听闻你怀孕了?”
婢女们一惊,个个忍不住战栗起来,只恨不能把身子伏到地板下面去。娘娘不愧是见过场面的,居然还能维持着平静的声音应:“是,如今刚好三个月。”
“抬起头。”
妲己依言直起身,一直伏在阴影中的双眼因为不太习惯光亮而微微眯起,出现在她视野中的那随性让黑袍挂在臂间的男子高挑俊朗,逆光之下眉心的煞气有些吓人,脸上的表情却让人读不出喜怒。
“确实是他的孩子吗?”
“不敢欺瞒陛下。”
“你爱他吗?”
妲己千思万虑,断是没想到会在这种地方、被这人问出那种问题。短暂地一愣之后,女人豁出去了,扬起脸灿然一笑:“曾经非常爱过。”

婢女们吓得都要哭出来了,妲己自己答完都没个底,只凭一股志气与新帝对着眼。却没想是那个当皇帝的先移开了眼,像不太关心似地吩咐:
“那好。后宫里以后就留你一个,其他妃嫔你看着让她们散了散了,肚子好生养着,等生出来了就说是我的,养大了就当继承人吧。”

…………咦?
所有人都愣住了。连妲己娘娘一时都不知作何反应好,竟顺口问了一句“这样好吗?”
帝王像被她的反应逗乐了,回过头歪起嘴角调侃道:“娘娘才是,这么劝我合适吗?”妲己回过神,又赔上笑,“大局为重,妾身性命是小。”男子见她客套上了,神色便浮起几分不耐,扯了扯散乱的衣袍随便应道:“就这样可以了。我是个怕麻烦的人……更何况,像我这种庶出的血脉,估计没有孩子会想留着。”


那一年秋天,原本荒淫无度的旧王被朝臣联手推翻,新立的帝王据说是前王在登基前与平民女子私生的子嗣,是一个严厉、强悍的人物。


类型:古代纯架空+现代架空(和原作背景完全无关)

角色方向:独断专行不信神的帝王鬼灯与后来被用作人祭的国教主祭者白泽,两个都是凡人。


为了庆祝有一篇文热度能达到沸点而很努力整蛊出来的玩意,结果太起劲垒太长了写不完……【擦泪】说好的百合AV呢……


剧透:

名为鬼灯的帝王在历史上留下很多受争议的疑点。很多人说他是罔顾人命的暴君,据说他喜爱以人为靶、用弓箭去射;又说他蛮横无礼,多次冒犯受百姓尊敬的国教祭司,干涉百姓的宗教自由;为人残暴,设下重徭役的“采石场”折磨触犯刑法的罪人及反对他的官员,又不惜人命大肆兴建水利工程;甚至说他以人肉为食,把尸体埋在田里做肥料。可是也有人说他是一代明君,以一人之力在一朝内终止了数百年的用人祭天的陋习,教导百姓以人力与天灾抗衡,其留下的疏导水道直到现代都还使附近居民受益。

现代某大学的学生桃太郎在看到民俗系室友檎搜集来写论文的资料:关于鬼灯帝王的野史时,感到非常有趣,就借来当小说读,顺便和自己的植物学导师白泽、同学美纪真纪等人讨论起来。大家讨论得正高兴时,路过的东西文化比较学的老师突然插嘴进来,还突然对白泽老师告白……!以沉闷出名的加加知老师做出这种事把大家都吓了一跳!更吃惊的是原来他居然就是最近新出的电视剧“戏说鬼灯皇朝”的剧本编纂人,难怪他闷着闷着身上穿的用的却那么鬼贵诶奇怪跑题了……


剧透片段:

帝王抬起头,眼前的光芒收敛了一些,现出光晕中的神明的模样——只看一眼就能全明白:他一直寻找的那个人,已经被神明拿去了。

“您得到他了。”

“也许吧?”神明不置可否地微笑着,笑容和那个人很相似,又不完全像。

“可是我也很想要。难道就没有什么可以给我的吗?”帝王疲惫地开口,心中带着灰暗的绝望。

“哦,你想要什么呢?”

我能得到什么呢?帝王心里想着,身体吗?

像是听到他的心声一般,神明伸出与那人非常相似的细长的手指,戳了戳帝王的胸口,“身体的话,你不是得到了吗?——我得说,再没有比这更贴切的‘融为一体’了,对吧?”

那……心呢?

“呵呵呵呵,心的话,不是掺在身体里一并给你了吗?”神明又笑起来,像在嘲讽他的愚钝。

“如果他的身体和心都为我所有,那您又从他身上得到了什么呢?”

神明笑得愈发开怀,“很多啊。比如~聪慧,慷慨的慈悲,受人敬爱的外表,对微风、草地、花和四季的喜爱,还有很多令我满意的东西~”

“……慷慨而慈悲的神明啊,既然如此,那您愿意把他剩下的部分给我吗?”

“啊?什么都可以吗?”

“是的,什么都想要。”

“哪怕是没有下限的节操、莫名其妙的矜持、当局者迷的迟钝、口是心非的骄傲,缺乏原则的包容,也全都可以吗?”

帝王回忆了一下那人平时的样子,不由得苦笑起来,“是的,是的,请给我,我什么都想要。”

神明的笑容变得意味深长,又一次伸出指头点了点他,“名为鬼灯的男人,你要小心啊——因为向神明许的愿,有时会实现哦。”



================


暂时是那么几篇。真希望能活着把它们都写完啊……【但是坑太多反而无法集中精力填!像白痴一样T T】

评论(25)
热度(24)
 

© 陆康禾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