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为没什么人看很寂寞,所以寂寞难耐地搞了个箩。喜欢 鬼白 的同好聊聊嘛,聊嘛,呜呜呜呜呜。【蹲在墙角嚼袖子】

【鬼白】不就是愚人节嘛!

3月31日那天深夜,一只角的辅佐官往白色毛的神兽那发了条威胁短信:“明天等着瞧!” 
神兽大人握住手机跟打过鸡血的凡人似地整个陷入亢奋状态,一张俊脸激动得扭曲了。 
 
“呵呵、呵呵!好!好得很!老子就看你这白痴还能把老子怎么着!” 
 
于是他提早做好了各种驱邪避祸的准备,还把东瀛过年时用的豆啊竹啊鱼头捆松枝啊这个那个的都铺开来,端的是一个打仗都不怕的阵势! 
神兽大人觉得真是万无一失了,沸腾的血液渐渐冷静下来,阴笑着趴在柜台等鬼。 
 
“就看你还能有什么花样!呵呵呵呵!…” 
 
然后他就开始等。 
 
 
等啊等啊等。 
 
 
黎明来到,太阳驱散晨早的雾气,照亮了美丽的桃源乡。 
 
 
 
等啊等啊等。 
 
 
中午了,客人好多。 
 
神兽大人和每位客人小姐搭讪,但是因为心不在焉的关系,一个电话号码也没套到。 
 
 
 
等啊等啊等。 
 
 
下午了。今天吃水笋片炒肉。桃太郎第一次吃中华产的水笋。味道还不错。 
 
 
 
等啊等啊等。 
 
 
傍晚了,太阳要准备下班了。 
 
 
晚上了,月亮被凉风托上高高的枝头。 
 
 
兔子要睡觉了。 
桃太郎也要睡觉了。 
小药局变得好安静。 
 
 
等啊等啊等。 
 
 
 
等啊等啊等。 
 
 
 
等啊等啊等。 
 
 
 
等啊等啊等啊等。 
 
 
 
神兽大人睁着布满血丝的双眼想:咦?奇怪了,阳光好刺眼…… 
 
…咦? 
 
 
 
+++++++++++ 
 
 
四月二日,桃太郎往地狱阎魔厅送货。阎魔厅第一辅佐官亲自出来接收。 
“日安啊,鬼灯大人。” 
“日安,桃太郎先生,辛苦你了。你看上去似乎有点疲累,还好吗?” 
“唉,不堪提!还不是我家老板大人,昨天不知道等谁,一等等了个大通宵!一晚上没闭眼!今天一大早吵着‘被耍了’哭哭啼啼弄醒我,非要我陪他喝酒消愁…现在大概在店里睡死了吧!” 
“原来如此。” 
“鬼灯大人看上去倒是精神不错啊!” 
“托福。昨晚睡得特别安稳,现在精力十足的感觉。” 
“看您这提着包裹的样子,是正准备外出吗?” 
“是的,正打算往…去一趟。” 
辅佐官把目的地说的非常含糊。桃太郎一开始还以为自己走神了才没听清,但他马上灵光一现,想起来自己其实立刻需要跟友人一寸法师叙旧聊人生,于是便毫不犹豫地同辅佐官说明后告辞了。 
 
 
 
 
 
 
这个空行很多的故事告诉我们,只会弄得流血又流泪的那叫暴力狂。 
S啥的,那是要走心的! 
(希望这个故事对立志成为S的人能有所帮助!)

评论(11)
热度(33)
 

© 陆康禾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