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为没什么人看很寂寞,所以寂寞难耐地搞了个箩。喜欢 鬼白 的同好聊聊嘛,聊嘛,呜呜呜呜呜。【蹲在墙角嚼袖子】

【鬼白】路边摊生死大草原(久违的奇妙小段子,5号)

所谓来而不往非礼也,之前承蒙 @店长笨  关照,得到点题美女与野兽一文的份,正好手头有点料,掏个店长应该会喜欢的有中小姐相关【……根本没出场啊……】的小段子出来,聊表谢意~

是真的很奇妙的清水段子,一句话剧透就是动物世界爱好者·鬼灯大大的非洲草原妄想剧场……五道转轮王出镜中!

===============

五道王去酒馆时褪下官袍换上了便装,看外表完全是不下于鬼灯或白泽的好青年模样。只是他这副温文做派,和白泽坐在一席,这桌便俨然一副草食系聚会的样子。 
肉食系旁观了一会儿,决定加入进去,调节一下生物圈平衡。 

眼看着鬼灯厚着脸皮硬挤进席间,白泽脸都要皱成一团,隔着鬼的座位对老乡抱怨:
“啧、你看!他真的好烦!” 
“怎么?我没资格坐在这边吗?”辅佐官无动于衷,直接让店家拿角斗来斟酒。 
“哈哈哈哈,看来白泽大人这是被盯上了嘛。 ”
“连你也取笑我!…要被盯的话,好歹派女豹过来啊、女豹! ”
“追求太高。一只狐狸就够把您连骨髓也吸出来了。 ”
“……没有吸!! ”
“哈哈哈哈哈哈,白泽大人,您这确实是被盯上了啊。”

白泽气得个手舞足蹈,无可奈何。五道王喝光杯子里的酒,放下杯子站起身,说时候不早,就要回去了。
鬼灯抬起头想送他,却见五道盯着他的脸看了几眼,又看看白泽,又看看他,来回几趟,随后见五道忽地一笑,指着白泽说:“辅佐官杀手~”

“………………………………………………………………哈?”一黑一白两人俱是一愣。辅佐官之一先反应过来,否定道:“请不要发表这种令人困扰的观点!硬要说的话我好歹也会是猎人而非猎物的一方!”草食系也紧跟着赞同:“是啊是啊不管怎么看我都是被杀的一方吧……!”(“虽然死不了。”“住口!”)

五道若有所思般掂了掂下巴,“两匹猛兽追逐同一头猎物?这样够分吗?”
“只好把尸体拖到树上。”
“……等等你把自己当成猎豹吗凭什么啊你哪块像猎豹啊别开玩笑了!”
“白泽大人不必担心,另一匹也会爬树~”
“我没有在担心那个!!!”
“哈哈哈哈,槽点确实不在那~”五道王话锋一转,又剑指第五殿的辅佐官去,“这该算鬼灯君的不对了,怎么能擅自以己方的胜利做假设来陈述呢?”
鬼灯听得他话中有话,沉下脸问:“您有何高见?”

“我想说啊,”五道王摸了摸与他草食系外貌非常般配又与潮流合衬的围巾,微笑着应:“鬼灯君还是更珍惜时间与机会的好~毕竟,现在是那孩子说她不想要了,”
他回头看看一头雾水的神兽大人,这才又把下半句说完,
“——若哪天她突然改变主意,照顾她多年的我也不会坐视不理、难免要出手相助呢。”

鬼灯目送五道王远去的背影,心想:一头斑马还指望掺和进来就能改变战局?
不过如他所言,真到那份上的话局势可就复杂了。为了能活着迎接草原上的下一个雨季,看来还是要有所行动。

白泽背着手,小心翼翼开口问:“喂,那个谁……原来你吃人的吗?(虽说早就知道你是鬼……)”

“…………。”

《论 杀鸡取卵、竭泽而渔的必要性》<-鬼灯大大内心的万字论文嗒嗒嗒嗒打字中。

======

【小段子·完!】

感谢阅读!

对不起!我写的段子都是难笑的冷笑话!【鞠躬】

*备注:女豹指对心仪的男性会采取主动攻势的那种强势的女性类型。

最后呐喊一句:情场如猎场……!不是就是被吃啊!!

评论(12)
热度(15)
 

© 陆康禾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