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为没什么人看很寂寞,所以寂寞难耐地搞了个箩。喜欢 鬼白 的同好聊聊嘛,聊嘛,呜呜呜呜呜。【蹲在墙角嚼袖子】

【鬼白】“法医与仁医”梗

心血来潮开个设定,先记录一下免得一起床就忘光了…… 

 
 
+++++++++++ 
 
 〈至高无上的美味〉 
 
 
“您这辈子吃过的最好吃的东西是什么?” 
“啊?突然这样问……我的话,麻辣~香辣~都喜欢啊~…嗯酸辣也不错,但硬要比的话…” 
“请只选一样。” 
“…很难诶!有不少菜让我觉得好吃得想跟所有认识的人分享、只让我选一个的话做不到啊!” 
“果然是猪。不愧是猪。” 
“…你想说什么就直说呗?根本不是为了听我的答案才问的嘛!我听你说就是了!” 

白泽很不高兴地在吧椅上盘起腿。能在这么高的椅子上把杂技一般的动作当成日常的,令鬼灯也暗自感慨:不能小看汉人。 

“我的话…是在我很小的时候,我想想,还在孤儿院的年代,可能刚开始上学吧,” 
“那时候因为某种原因,每天只能得到很少的口粮,少得可怕的程度──现在也记不太清了,只记得那时饿得想要维持理智思考都有困难,” 

听这样忆苦,白泽不由得把腿放下来坐好。他虽然和鬼灯互不对盘,但听说现今社会还有小孩子吃这种苦头,总归是件伤心的事。 

“后来又来了一个孩子,他分到的口粮也很少,但是——没准因为他太天真、太浪漫主义,或只是单纯因为没死过就不知好歹吧——他居然在那种情况下把口粮分了一半给我,” 

白泽默默地等鬼灯接着说,看着他悠哉游哉地又切下一口分量的牛扒,用银叉子送进嘴,细嚼慢咽吃下去,等半天却没下文……故事已经说完了?茶馆的医生拍着桌子爆笑出声:“不会吧?!你想说当时别人让给你的食物就是你这辈子吃过最好的东西吗?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配给分量会那么少的场合,想来能吃到的肯定也不会是什么像样的东西,这故事主观得过于坑爹啊。 

“差不多,就那意思。”鬼灯优雅地擦了擦嘴角,礼仪到位,气质可嘉,“在我饿到就快发疯的时候,从那人身上得到了我这辈子吃过的最美味而神圣的食物。” 
 
白泽一边笑得飚泪一边拍拍他的肩膀,“还好啦!……那个谁说的来着?「饥饿是最好的调味料」!要能赢过你这段历史的人可能得从饥荒地区里找了呢~我这次甘拜下风!” 

可是鬼灯并没有像白泽所想的那样为他的主动认输而显现出高兴,或得瑟,反倒是意味深长地沉默起来。 
 
因为白泽不知道,那本是身为孤儿的鬼灯一辈子都不配吃的,至高无上的美味。 
 
 
 
++++++++++ 
 
人设: 
 
架空都市刑侦戏 
 
鬼灯>  

·市局法医。因为其冷血铁腕而闻名局内,被称作“冷库鬼神”。【好了就这种花名吧!】
·基本是不需要出现场的,只有在缺人得很的时候才会帮忙现场勘察。
·孤儿出身,后被好人家收养,成为高材生。 
·和白泽同一所医校,年龄差五年,进校时白泽在读研,从那时起就已经各种互相看不顺眼了。不过因为他生性冷淡,到头来毕业后联系得比较多的校友居然还是白泽。 

·对外宣称自己是“科学教”的教徒,信奉“凡事必有‘合理’解释”,对迷信与宗教表现得不屑一顾。

·由于小时候的精神创伤而产生了血腥冲动,每隔一段时间就会外出狩猎,以平息内心。

·选择的狩猎对象多数是漏网之鱼(对不起稍微搬一下dexter因为我觉得这个设定实在太合理了没有反驳方法……!)以及对白泽不利的人。处理的手法其一是弄成潜逃或失踪,其二是模仿受害人本身的犯罪手法来处置对方,让执法机关以为他的受害人是一系列连环案的最后一个目标。

 

白泽

·中医方向的优秀毕业生,结果毕业后开的说是医馆,其实更接近以汉方为卖点的茶馆……聊天喝茶的人比看诊的多,生意不死不活地吊着。(也供应简餐!) 
·在学校时就为中西医分歧和科学派的鬼灯学弟吵崩头。但总是孽缘碰见他。最近有点认命了。 

·父母在他读高中和大学时先后病逝。想过轻松一点的日子,所以没去当医生,而开起小店。
·超喜欢和女生胡混,好球带辽阔吓死人。与之相应的是对男性的生理性的恐惧,虽然日常生活中会尽力掩饰这点,但单独相处时就难免会发作。  
·因为鬼灯表现得很嫌弃他,所以在鬼灯面前时反而会觉得挺安全的…不会为了和鬼灯相处而发作(就只是单纯不爽!)。 
·经常被甩,也会因为老好人的个性而被怀孕的妹子赖上…不过即使心里知道不是他的,看到走投无路的妹子找上门时也会宽宏地接下… 
·恐怖的魔性体质,很容易招惹犯罪者(尤其是男性)。 

·在事件中腰两侧留下了疤痕,其中一道因为肉被割下而形成看似眼睛形状的伤疤。

 
阎魔大王

市级局座。一般不插手调查,给人一副吃闲饭的感觉,但是为了让探员们有更好的调查环境的话他会拿出超常的魄力在官场中游走。 
在事件发生时是负责那起事件的探长,之后收养了丁,因其被发现时全身浴血的姿态而为其改名鬼灯。对于把鬼灯培养成优秀的人才而每天都很鬼自豪。 

桃太郎

鬼灯给白泽找的合租室友。确定他的个性绝对不会对白泽有想法,所以选了他。事实证明选得没错。 
大学在校生,顺便在茶馆做兼职服务员。

很有一头热的正义感。在鬼灯不方便出手的场合一定程度上保护了白泽。

剑道有段数XD

唐瓜>茄子>阿香

鉴证科的现场鉴证人员。资料提交鬼灯做最终整合。 

茄子跟白泽是网友,一起谈艺术。茄子非常崇拜白泽(的“艺术成就”)。在破获一次针对白泽的跟踪事件后,用收缴来的跟踪证据在局里做了一个小房间的白泽朝圣祭坛,还经常拉人去参观…(保持其无忧无虑没心没肺的特质!) 

阿香修正为鉴证科主管。鬼灯的直属上级。和鬼灯同个孤儿院出身,知道他不少底细,所以鬼灯还满给她面子的。因为总是担心鬼灯被收养人退回,所以小时候严厉地教导他不管心里在想什么也要装成低调优等生的样子。 

其他十王及辅佐>  

局里的探长和探员,按需要上。鬼灯的鉴定证据提交给他们负责判断和追查。 

当年有份参与丁的事件的是女士,把晕过去的白泽从像野兽一样守卫着他的丁手里抱出来送去抢救。现在已经退休了。

现在负责调查神秘的法外行刑官案件的是探长和小野君,这两人经验老到很棘手。

上一任法医是宋帝王,叫宋先生好了……是个乐呵呵胃口很好的老头子,鬼灯的入门师傅。退休+1,并总怂恿阎魔早点退休。

乌头>

也是局里的探员,是搭档。 
和鬼灯的关系修正为中学同学,普通工薪家庭不是孤儿……关系还不错。 
乌头老想上位,所以有时会套关系希望鬼灯多提点几句破案方向。 
 
  

被有吃人嗜好的犯罪者绑架。因为是没人找的孤儿,被当成储备粮留下来没有马上杀,也因此目击了多次屠宰现场,还被迫听了不少作案教学。 

当白泽被绑架进来时,利用白泽身上带进来的一张试卷纸做了机关逃出牢房,趁犯罪者处理白泽时进行袭击,最后成功击杀罪犯。

收养他的阎魔为了掩盖这段杀人自卫的历史而给他改名,同时指示当时的探员封口,所以知道的人不多。 

因为环境问题和有意想遗忘的关系,白泽完全没有意识到鬼灯就是当年的丁。 
(补充:事件发生时丁8岁,白泽13。)(大概20年前?)
 
 
 
 
++++++++++ 
 
 
 
好了,基本设定就是这样…太大了根本写不完啊!……总之先扔着吧… 
 
 
 
犯罪者心态和专业知识的部分大量参考了Dexter一作T_T 我不是太会杀人,希望到时别穿帮太大…

评论(34)
热度(32)
 

© 陆康禾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