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为没什么人看很寂寞,所以寂寞难耐地搞了个箩。喜欢 鬼白 的同好聊聊嘛,聊嘛,呜呜呜呜呜。【蹲在墙角嚼袖子】

【鬼白】转个世❤体验一下吧!<7>

注意事项: 
·把转生说成了一件说走就走的事,捏造了一些地狱运作及法术的细节;
·人间的名字自定义为:鬼灯-加贺一;白泽-白川幸;【以简单常见为标准!】
·爱在心头口难开的闷骚鬼啥都不太放在心上的圣母兽出没注意!
·寡淡的小肉渣渣汤in。
·因为这次更新隔得有点久……就前情提要一下下:本文中鬼和白在一起转世前是恶劣的相互针对的关系!转世后死亡前的鬼对一起长大的白在心理上有强烈的依赖,但因为长期压抑,导致后来做出了令他一直无法原谅自己的事。死亡回到地府后,由于记忆残存,鬼灯会产生一点身份混乱,有时搞不清楚自己的想法是作为“鬼灯”的想法还是作为死掉的那个少年的想法。

tag里头的连载字样一次查看前文~

以下正文QAQ


==========

自从有了人类,
自从人类产生了思想、开始创造文化,
自那时起,名为“人类”的这种生物就未曾停止过“造神”的运动。

光是在日本,“神明”的数量就达到了虚数“八百万”……鬼灯觉得国人在这方面有点过于缺乏节操,不管抓住什么山精鬼怪都敢扣个“神明”的帽子加以崇拜;但是仔细一想,他们文化上的宗主国——中华大陆,在这方面也好不到哪里去,凡人乃至动物修仙成神的案例比比皆是,甚至还有以封神为名的战争,到头来计算总量的话,中华的满天神佛也绝对少不到哪里去。


……果然还是上梁不正下梁歪的缘故吧?

++++++++++

鬼灯默默地将房间门反锁,俯视着大大咧咧坐在他床上的“上梁”大人,
“像这样跑到独居的未婚男性房间里,会遇到什么事,您明白的吧?”

……仍是少年亡者的外表而显得格外青涩的白泽眨了好几下眼睛。辅佐官的表情太过冷彻,令他一时摸不准这句话的用意。到头来终归还是作死的本能占了上风,便顺着那话面上的意思往下说:
“说得也是,挺危险的对吧?尤其是当对方暗怀心思好多年的情况下。” 

说着,白泽撑着身体向后仰去,舔舔嘴唇,摆出来者不拒的姿态——他倒是猜中了鬼的心思,但没猜中鬼的喜好。鬼灯接受不了“白川幸”脸上露出那种蛊惑人的表情,生气地一踢他的膝盖,把他敞开来的两腿合上:“别做这种事。 ”
“切,要求真踏马多。” 
“别说脏话! ”
“怎么啦?!我爱说啥说啥你管……! ”

鬼灯俯下身朝白泽吻上去,截断了那些恼人的发言。 这个吻深沉而持久,辗转反复,到分离时,白泽脸上早已泛起红晕,眼睛潮得像蒙上了雾。

他勉强定了定神,装作大方地撇撇嘴:“……行,老子忍你。(看在你吻技还算过得去的份上。) ”
“那还真是有劳您了。 ”
鬼弯下腰,伸出锐利的爪尖,一粒,一粒,勾掉了校服衬衫上的纽扣。 

扣子咕噜咕噜滚下来消失在被铺的皱褶间。白泽忍不住又嘀咕,你这是存心毁了我的衣服啊,我穿啥去见人啊混蛋。 
“亡者穿亡者的衣服不就好了? ”
“根本就没发给我!谁替我拿来嘛?! ”
“这样,那看来您只能一直呆在这屋里走不出去了。 ”
划拉拉一声,裤腿里侧的布料也被扯了好大一个口子。白泽发现自己居然没被割伤,心中不由感慨这鬼好技术。 鬼灯则是不言不语,专注地注视着裂口之下袒露出来的细腻的皮肤。他看上去有些像在走神,又像在热烈地幻想着什么,直让被盯着看的白泽生出几分毛骨悚然。

“喂你,不要这样。你想看我脱给你看就是……”
鬼灯按住白泽解裤头的手,颇不耐地说:“急什么?您赶时间?”
白泽眨巴眨巴眼,“…对、没错!赶时间!…春宵苦短,不要浪费!快来快来~”
他一边说一边捧起鬼灯的脸蛋,细细地吻在对方的颧骨、鼻梁和额头,有些吻落在辅佐官先生小小的独角上。他的手不大,是人类的十五岁少年会有的尺寸;他的唇干燥而柔软,只有当亲吻辅佐官的角时才不小心用湿润的粘膜部分触到了。

“……有时实在搞不懂您这人、为什么要做这种事?”
白泽瞪着不知为何生起气来的鬼灯,愈发困惑。
“哪种?”
“这种!”鬼灯抓住少年细瘦的腕子从脸旁拉下来,一伸脖子,狠狠在对方唇上啄了一口,“想诱惑我的话,接吻就够了吧!”
何必要做那种事?
那种,
那种,亲额头啊,什么的,分明是、分明是,
那种亲昵的举动,分明应该是……

“……噢噢,你说那个啊…”
少年脸上再次浮现出奇妙的笑容,“那自然是因为~”

喜欢你啊。

可是这句话连半个字都还没出口,鬼灯就把他按到床板上,咆哮着否定:“说谎!”

白泽仰面朝天,笑嘻嘻辩道:“在「喜欢」这两个字上,我从不说谎~”
“不信的话、你去问你的篁卿家啊?他亲自经手的案子,应该很了解吧?”

“不可能!你怎么可能会喜欢我?”
鬼灯态度坚决地再次否定。他脑中飞快掠过千年来与白泽相处的片段,那各种尖酸刻薄的争执,血沫横飞的打斗,那不知廉耻的神明指着他的鼻子嘲讽他卑微的出身,说他如此努力维持的一身清白廉洁全因“死得早”,说像他这样连完整的“人生”都未曾经历过的家伙没有审判别人的资格,
作出这样恶毒发言的人怎么可能对他有丝毫的好感?
而且,说到底,像他这样的人,在那个炎热的夏日午后,早就连被喜欢的资格都失去了吧……

“喜欢的啊,真的。”少年亡者的眉眼弯成温和的弧度,“「白川幸」喜欢「加贺一」嘛。”

“……不可能。”
“哎还真是固执!究竟我清楚还是你比我更清楚?”
“说得自信满满的、首先,你连‘白川幸’都算不上,有什么资格代替他表态?”

关于这点,完全取代了加贺而继续活在地狱中的鬼灯可算深有体会:也许是因为转生期间的记忆与这副身体不匹配,又或者是别的原因,总之自从“死”后,那一世的记忆便挡也挡不住地从脑内消退。每天他都忘记更多的生活细节,就像身体在排斥那个过期身份一般。到如今,除了少数令他特别执着的事之外,能让他作为“加贺”存在的记忆已经所余无几。
白泽的情况肯定也差不多,所以他那时才会急着要带桃太郎去听他讲现世的故事,因为他也知道再过不久这些故事他就全都记不清了。

可是那个只有外表跟小幸一样的兽类又逃避了鬼灯的问题,反过来问他:“你说我不是,那么你想上的是哪个?”
鬼灯心头一颤,松开了少年的手腕 。
他身下的少年曲起膝盖,蹭过他进入备战状态的硬热的兵器,
“变成这样子的玩意……又是代表哪个呢?是地狱的辅佐官大人,还是车祸死掉的中学生?”

鬼灯愈发沉默,近距离凝视着对方的眼神冷得仿佛要冻结。少年“加贺”的执念浓稠得如同地狱的溪流中流淌的沥青,在“鬼灯”的血脉中沸腾涌动。
想要的是谁?是谁想要?
如果能跨越那千万年的资历差距,如果能以某种更为平等、亲近的姿态一起生活,我们会得到什么样的结局?

++++++++++

是的。人世间的神明如此之多,而信奉神明的人却每天都在减少。
在如此世间,即使少了一两个神明也不痛不痒吧?

鬼灯自认为是个欲求寡淡的人,加贺也是。

我所求不多,只求能得到一个神明,
那于世间微不足道、不痛不痒、沉迷女色又蠢钝、记性和品德都不太好的一个,

我是一个贪婪的人吗?
我的欲望是不应当得到满足的错误吗?

++++++++++

“可怜的鬼……为什么要那么纠结呢?那些本来都是不重要的事情嘛~”
少年白净的手再度攀上来,抚着男子的颌线与脖颈,
“「白川幸」喜欢「加贺一」,不管是活着的那个,还是死了以后长出角的这个,不管变成什么样都喜欢;”
“没错,这个‘我’已经算不上是‘小幸’了。当神兽白泽活过的那些漫长岁月的记忆复生时,我就没有办法再用只在这岛国乡下活了15年的小幸的眼光去看待任何事物了——可是我知道他‘生前’的想法,他想原谅你,想让你高兴哪怕一回也好啊。为什么你不能满足他呢?”


“地狱的鬼先生,来满足‘我’嘛……?”

少年的鼻尖蹭着鬼的鼻尖,他每说一个字,吐出的温热气息都被鬼吞入口中,如同诅咒一般逐渐吹散了鬼的理智,让鬼陷入纯粹的茫然。
这感觉有点像死亡来临的那个时刻,总觉得突然间一切都不太重要了。历经千年的互相伤害不重要,未能问出的心中真意也不重要,重要的只剩下,此时此刻,



……胯间有点蠢蠢欲动。



而且对方还表示OK。



噢生活,多么美好。



“听您这么说我就放心了,让我们这就来把强J变为合J吧。”
鬼灯的口吻又回到了抖S辅佐官的常态,伸手将少年的手腕拉到头顶缚在床头架上。少年对这转变似乎接受得有些慢,扭动着身躯抗议道:“有必要吗!我又不会逃走……!”
“我就是这般趣味的人啊——您难道不是有所了解才跑到我床上的吗?”

“要不,您姑且努力挣扎几下呗?我就喜欢这套。”
一边说着令人生气的发言,鬼灯一边扒干净白泽的下着,就着对方那起不了多少作用的力道缓缓拉开他想要并拢的双腿,然后敞开自己的褥袢衣物,用八大名产温泉蛋、不对,鬼的名产!去顶了顶少年腿间那对觉悟还不够的果实,
“……啧、你这变态!闷骚又扭曲的变态!”
“承蒙夸奖。”



====================

【下期待续】





暂、暂时更那么多!肉量比预期的少真的很抱歉……主要是拖那么久才更也很抱歉!QAQ

最后又变成了爆笑肉我也真是够无能的……总算应该规避了限制词吧?上次在围脖看到朋友转发一个关于弃坑的话题,我去留言说我不是一个会弃坑的人我每天都没有放弃更啊!朋友冷淡地回答等你更新那天你的读者们已经弃你而去了你这废物有什么用……我、我我我我我……那我就为了死而能瞑目而更吧QAQ

总之!久等了!谢谢各位阅读到这里!这文还没完我会继续努力的!


一些无关紧要的注释:

关于“宗主国”一点,东瀛从历史上说从来未曾承认过与中华的宗主关系。我个人认为由于东瀛文化的根源受到中华文化影响非常大,一时找不到什么好词来指代这个关系,这里姑且用了“文化上的”宗主国一词……如有更好的提案请赐教!

关于进到房间就等于默认和对方这样那样的观点……其实我个人是不太认同的!……我也不觉得正直的鬼灯大大会认同!不过作为社会潮流说法的一种,在文中的环境下姑且让他一说……请视作主要是为了吓唬白泽泽而说的吧,感谢各位体谅T T,

评论(9)
热度(29)
 

© 陆康禾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