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为没什么人看很寂寞,所以寂寞难耐地搞了个箩。喜欢 鬼白 的同好聊聊嘛,聊嘛,呜呜呜呜呜。【蹲在墙角嚼袖子】

【鬼白】转个世❤体验一下吧!<4>

注意事项: 

·把转生说成了一件说走就走的事,捏造了一些地狱运作及法术细节;

·人间的名字自定义为:鬼灯-加贺一;白泽-白川幸;【以简单常见为标准!】

·爱在心头口难开的闷骚鬼啥都不太放在心上的圣母兽出没注意!

·现世部分加入了一些有戏份的原创配角。


tag里头的连载字样一次查看前文~

以下正文~

========= 


那天晚上,桃太郎哭了个尽兴,到累了就趴在地上睡着了。

鬼灯体贴地替他拿薄毯盖上,又抱着另一床毯子坐到白泽身边。白泽还以为毯子是要给他的,巴巴地伸个手出去,预备好的“谢谢”两个字却怎么也没机会出口。

“……你怎么!那么小气!”
“边边去,这是我的私家毯,才不给你摸。”
“那你不要坐过来!批你的公文去啊招嫌鬼!”

鬼灯搂紧毯子不鸟他。过一会儿他没意思了,又拿个杯子撩撩鬼灯:“好啦,我把带来的酒分给你,你分一半给我披披呗。”
“……别喝得我这办公场所都是酒臭,老醉鬼。”
说是这样说,鬼灯还是不客气地接过杯子。趁他抬手倒酒的当儿,白泽趁机钻进毯子,半边身紧紧挨着鬼灯。鬼灯抬眼看他,他就一副计谋得逞的傻笑——跟傻子实在是计较不来,鬼灯也只好由着他去了。

镜子里头现在播放到白川家中的场景了。香坛里摆着年轻女人的照片,旁边放着一张小点的照片,上面是穿制服的少年——正是小幸和他母亲。
“……素馨阿姨。”
“诶?原来你还记得她?”
鬼灯抿着唇,因为被小瞧而不太高兴:阿姨生前待他一直很好,跟对他爱理不理的亲妈晴子完全不同,他小时候经常偷偷希望阿姨是他的妈妈就好了。
“阿姨也去世好多年了……不知在天国还是去转生了呢?”
“哈哈,也没准一定能上天国吧,毕竟凡人活一辈子多少都会有点罪孽的呢。”

鬼灯听了就更不高兴了,姑且不论这没心没肺的不孝子怎么能如此评价亲娘,更何况……那么好的人?会下地狱吗?……会在恶鬼的手下受着刑罚吗?……总觉得不可想象!

“像她这样的,你说,究竟会到东瀛的彼世来,还是往你老家的彼世去呢?”
素馨阿姨本姓杨,是中国人。二十多岁时认识了姓白川的留学生。后来他们结了婚,到日本定居,生下这群姓白川的孩子。
“嗯,这倒是个很好的问题……大概还是往她所信仰的国度去吧?”
“哦?”鬼灯眉毛挑起来,侧眼看着上古神兽,“照你这么说,无神论者岂非哪里也不用去、通通做了游魂野鬼?”
“哈哈哈哈,你还是那么可爱~说啥就信啥~”
“……”
鬼灯作势要揍他,他赶紧捂着脑袋讨饶,解释道:“那些人类宣称什么无神论,其实心底多少还是会受到生长环境的精神体系渗透,有着自己默认的一些和彼世有关的看法呢。那种真真正正连一点迷信和信仰都没有的人,从彼世形成至今可都是凤毛麟角哟。”
“那么说的话,改宗也是可行的吧?”
“呵呵,那得看改得有多彻底咯……”白泽脸上浮起微笑,“你可以自己数数吧?以前那些为了信仰彼岸的救世主而献身的倭人们……有多少能往彼岸去了呢?”
资深的辅佐官不作声,脑中飞速回忆着。
……总之结论就是,他大概没有机会在自己手下找到阿姨了吧。
“那你呢?”
白泽意味深长地把鬼灯打量了一圈,再转过视线盯着镜中的影像,“那个叫‘白川’的孩子,虽然也受到中华文化的影响,可要说的话,毕竟还是在神道教的环境里长大的呢……”

“你看,「他」难道不是为了「你」而堕落到这里来了吗?”
与话语相配的,是极其碍眼的恶劣微笑。

++++++++++

加贺/鬼灯的刑期定了下来,把收到的供奉东拼西凑,加加减减,再偷偷掺上点官官相护徇私枉法,最后象征性判了个十七年,缓刑一个月(给他用来补大致的工作进度),就这么执行吧。

这事并无声张,但狱卒之间还是有小道情报流传,于是便很有些人想借机去探望服刑中的鬼灯大人以刷点存在感什么的。有鉴于此,阎魔厅在执行的时候也采取了一定的保密措施,只有直接负责管理的小部分狱卒知道那个面无表情的中学生亡者的身份。


手里拿着鞭子的壮汉狱卒看着眼前这个瘦瘦的少年,嘴巴张张合合了几次,脸上满是与身材不符的无措。

“…………哦……嗯?是想喊我的名字吗?”少年抬头问,“我不太清楚,似乎不是每个区域的狱卒在执行时都有称呼亡者名姓的习惯。”

汉子看他明白了,欣喜地点点头,又摇摇头。

虽然不太懂后面摇头是什么意思……少年便说:“请叫我‘加贺’就可以了,不用介意我原本的身份——现在的我是为了偿还‘加贺’这个人所犯下的罪行而来此处的。”

“可是、如果是鬼……”迎着少年亡者凌厉的视线,狱卒汉子硬是把那不小心脱口的名讳轻飘飘溜了过去,“……大人的话,不受刑也可以的吧?就这样待几年,反正办公桌也搬来了……”

自称为加贺的少年扬手示意,终止了汉子的发言,“自己做错的事情,自己要负担起责任——这也是为人的尊严所存。”


即使从业那么久,也很少听说有人自愿服刑的。听了这种话,狱卒汉子简直对(  )大人肃然起敬了。但还未等他表达出自己的敬意,(  )大人却对他露出与普通亡者截然不同的凶恶的表情:“你到底还要磨叽到什么时候——?!啊!早就觉得最近的狱卒实在太混了!活都不好好干啊?!”

“你握着的那个究竟是尘掸子还是鞭子啊?!是鞭子就好好甩起来!是不是还要我示范啊?!”

“好、好的大人!这就来大人!……不不、加贺君!——对!加贺!到这边来!上刑了!!”


++++++++++


纯白色的病房里,神明有两个。

年长的神明前阵子刚生下一对双胞胎,显得很虚弱,但当小小的加贺推开门走进房间时,她还是露出了愉快的笑容。

年幼的神明拿着水果刀,在认真地削着桃子皮。削好的桃子被切成一小块一小块地放在盘子里。

一个神明问他:一君,要吃桃子吗?

另一个神明则安静地向他微笑。

养身药汤的苦涩味道,水蜜桃散发的香气,满眼的白色,这些东西,加贺一全都不讨厌。

(等长大了,我要和小幸结婚,这样他的妈妈就会变成我的妈妈。)


眨了眨眼,病房却又消失了。灰暗的前方有一个盈满白光的门扉。门前站着一位女士,像所有礼仪得体的东瀛女性一样叠起手,微微地朝加贺倾腰颔首示意。

一君,小幸以后就拜托你了。谢谢。

(……不、不对啊阿姨,您没有看到吗?您宝贵的孩子,被我拖进了地狱啊?……)

女士依旧保持着温和的微笑,迈进白光中,消失在彼端。


啊啊,果然,她还是往彼之国去了吗……


“加贺”睁开眼睛,只觉得半边身子有些麻。低头看去,果真是那醉鬼,正倚在他肩头打瞌睡,一副睡死了的样子。

“……”

醉鬼的脸上被他的衣服压出几道红痕,挺不雅观的,他便很生出几分嫌弃。但这时,熟悉的草药苦味和仙桃隐约的香味钻进他的鼻子里——是从头发中传来的吗?他侧头去嗅,从头顶的发丝中嗅到愈发浓郁的香气,还有,“白川幸”的体味。

之前没什么机会仔细分辨,也不知这味道与“白泽”究竟有几分相似……


看看钟,再过一会儿就是阎魔殿的上班时间了。鬼灯起身来收拾东西,顺便把毯子整个卷到白泽身上。尽量多吸一点味道吧,他心想,从今天起就要去服刑了,这个毯子可以带过去。


===========

【下期待续】



感谢阅读到这里!

本文里关于转生后的现世私设越来越多了,真是辛苦各位阅读了哈哈……【鞠躬】因为想尽可能保留原作里鬼灯对于“家人”毫无概念这点,因此本文设定中鬼灯大大的转生也是在一个父母分居的单亲环境里。他自己的妈妈也并非真的不喜欢他,该说两人都是不懂表达感情的类型吧,所以处得十分生涩……可以的话,哪怕虚构也好,希望能让笔下的鬼灯大大感受一次被父母爱着的感觉!

另外就是叙事方式采用了这种前后错乱的方式……都已经第四话了,也不知道别人能接受多少T T 对潜在的阅读困难表示抱歉……也许全部完成后会再根据情况进行调整吧。再次辛苦各位了……!


附注:信奉彼岸的救世主指日本某时期的基督教信仰,因其含有反抗当时统治者的意义在,其信徒受到残酷镇压,但仍有人冒着极大风险私下信奉。

附注2:本文设定中,彼世的国度大体按亡者的信仰来划分,亡者内心深处信的是哪个体系,他死后就会往那个体系接受审判。所以东方各系的彼世之中外国人应该是少之又少的;反之即使出了国转了国籍,东方各裔们最终应该也还是会回到母国……【这点受到原作中鬼灯提及琉璃镜也可应用于身处外国的日本人管理而作】

话说我这文盲不十分确定鬼灯原作中的地狱体系是否属于神道教,又或者属于佛教,还是两边都掺了点……如有异议请赐教!【大鞠躬】

附注3:【附注快赶上正文长度了真是活见鬼……!】本文中的普通狱卒们知道鬼灯大大曾去转世体验生活,也知道他现在回来了,并听说他将为了现世里所犯下的罪行而接受刑罚。但具体到为了什么项目的罪行受罚之事,只有十王众及相关者知道,他们很厚道地没往外说。【不过我想这也算是在十王面前公开出柜了……好苦啊鬼灯大大?!】

评论(3)
热度(22)
 

© 陆康禾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