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为没什么人看很寂寞,所以寂寞难耐地搞了个箩。喜欢 鬼白 的同好聊聊嘛,聊嘛,呜呜呜呜呜。【蹲在墙角嚼袖子】

庆鬼节,随便写写【鬼彻的一些感想及笔记】

嗯……今天是中国传统的鬼节……不过其实什么时候写都没差啦~

写鬼彻同人,其实还挺难的说……有些点虽然觉得大家都应该知道,但似乎很容易被忽略。主要的问题大概出在中日文化的差异上?


打个比方吧,首先就是“鬼”这个字的理解。

原作中白泽一出场就有提及,“鬼”在汉语中指的是对应日语为“幽灵”的概念,而在日语中指的是一种长角的、体力异于现世常人的物种。

再翻译一下就是说,中文里说的鬼是指死掉的人所产生的亡灵,也就是地狱刑场里受刑的那帮子,或鬼灯大大带人去澡堂抓的那帮子……

而日语里头的鬼说白了就是妖怪。妖怪也算是生物的一种。所以我们可以看到,地狱里的鬼是有成长和繁衍的概念的,也会生病,病了也能痊愈,这点跟“不论受到何种伤害都会初始化”的受刑亡灵有着本质的区别。

 

然后就会说到写鬼彻同人一定会用到的“是鬼咋地”梗……【诶这是什么命名法!】

我不精通日语,初步的理解是,在日文中的“鬼”一字,是用来形容“超出常人的能力”尤其是险恶凶狠的能力,又或者是意会为冷酷无情到了脱离常理的人或行事手段,以及隐藏在人心中的阴暗面。

而在中文里鬼作为形容词时主要用来指惊吓、糟糕的感觉,或用来作为“不存在”的代名词,或干脆直接采用其“死者魂魄”的含义。

所以说写文时虽然只是一个普通的笑话插花梗,但到底要按照中文的方式来笑还是按照日文的方式来笑,有时还真难抉择啊……【别说写了,光是翻译都觉得很头疼……说到底只懂中文的人是很难体会骂人是“鬼”是什么意思吧!……第一个想出来翻译成恶鬼的真是辛苦了,确实尽力了……!】

 

接下来由词的读解差异所引发的设定差异问题可就大了。

就说这个鬼灯大大啊,现在设定上说大体分两派吧,一派就是按照普通的强攻描写方法,为他添加上诸如高热的身体【主要是那话儿不能凉b】的设定,心跳啊流汗啊作为人该有的基本都有;另一派呢主张把他当做一个“死掉的人”来描写,心是肯定不跳的了,人是又凉又白的,大概夏天可以用他代替冬瓜。


关于他皮肤白这点,其实我也没搞懂过。动画可知他皮肤确实比任何人都欠缺血色,因此有以此为根据说他应该归类作“死人”的。也有人说那是因为地狱没有太阳。不过我仔细观察了一下,除他以外的鬼族狱卒肤色都很普通甚至偏黑,而他抓过的一些亡者肤色也非常红润健康看不出鬼气,结果到底为何只有他是例外还真说不清楚。


目前我动画还没看到和他一样作为人类转生为鬼族的樒辅佐官的肤色是个什么情况,漫画的彩图看得也不多,不知这个设定是动画组的决定还是沿袭原作。如有哪位知道的话请务必指教探讨!【鞠躬】

 

虽然之前我认为对鬼灯到底是死是活的理解是由于文字和文化差异引起的,仔细想想P站里看过的日本作者中也有人把他当死的办,那么说来大概大家心里都没个谱……

 


 

个人表示认为鬼灯应该是活的!……毕竟从小学生长到185啊!死人怎么长啊!没有心跳的人怎么长啊!说好的新陈代谢……!

【而且重点是血都不流的人要如何举起海绵体……!没有那玩意儿的话同人还剩下什么乐趣?!】【……诶好像发表了特没节操的宣言……】

 


不过这样说的话确实“死”在了祭坛上的丁君又如何呢!……

 


 

曾经一度为了这件事情纠结许久的我,后来和笔友某鲁君商讨体温和心跳的问题时,她说“肯定有的而且我想要看到鬼灯在白澤身上賣力滴汗的樣子”。

哦那一刻,我听到了天降福音。【摊平双掌】

 


我觉得这个念头实在是太棒了。是嘛,写同人到头来都是自己瞎搞设定,不然肯定有大量坑坑洼洼的地方填不平走不动,总之以图个爽为前提来做吧!

想说就和大家也分享一下这个美好的念头吧!

 


 

附——我最后的结论:

丁的身体已死。丁的魂魄带着记忆脱离身体后与鬼火的力量结合,转化为了妖怪,然后作为鬼族在地狱重新成长生活下去。至于鬼火为何可以物质化为妖怪躯体这点……嗯我怎么知道!总之神仙啥的一定有办法吧!

 

谢谢阅读!供同萌参考~欢迎讨论!【欢乐地鞠躬】

 

====

 

顺说想起以前待过一个妖怪学园,里头对幽灵族有类似这样的说法:

“你觉得那是你自身的记忆、是自己的怨恨,其实不然,记忆的物主已经消失了,你只是在对方死掉的时刻被(怨恨的)力量聚集起来的周围的无意识悬浮灵,然后以为自己是他而已。”

……哇啊超虐的啦……所以说到底要不要怀着怨恨呢按这个说法那些怨恨根本跟自己没关系嘛……但如果放下怨恨,会不会消失啊……这样说来鬼灯大大的柱子走廊,难道也是为了维持自己的存在………………诶诶诶诶诶等等说好的“活着”呢!


评论(4)
热度(16)
 

© 陆康禾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