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为没什么人看很寂寞,所以寂寞难耐地搞了个箩。喜欢 鬼白 的同好聊聊嘛,聊嘛,呜呜呜呜呜。【蹲在墙角嚼袖子】

鬼彻的超寒凉瞬间第二季

就是对原作一些“细思极恐”的感想,上一篇看这里~


这次我们开个专题,来发散一下白泽大大作为神兽的某个特性……

打开百科(喂)可以看到白泽这个神兽的特性之一是“视同为德行高的统治者治世的象征。 是可使人逢凶化吉的吉祥之兽”,虽然鬼彻原作中使用的白泽版本与天朝民间的版本不尽相同,至少在这点上是认可的。


然后不管两人的关系表面上看起来有多糟,在鬼灯的漫长的第二春中,白泽这个神兽确实在他几次重大的人生转机中都给予了启示——作为神兽来说,“接触”+“启示”的行为其实就等同于施予这个对象的“吉兆”。

【我个人认为施予启示和接受启示是吉兆成立的关键,不然的话……以那位神兽大人而言,整条众合花街都不知被他祥瑞多少次了,妲己娘娘简直就受尽恩宠福泽无边去了……】


然后我们再来检讨一下吉兆的结果……

1)地位爬升的极限;【作为完全没有背景的平民,十王辅佐官中的第一位、实际的掌权能力,已是一个鬼族所能追求的极限,再想往上爬的话就只剩十王的位置了……但从主观和客观看来都是不太可能的。】

2)高度的自律性、追求效率的控制手腕;【这两点简称为“明君”的素质。一方面可说是鬼灯大大自身的品德成为了招徕吉兆的前提,但另一方面也可解读为“因为”成为这样的人“所以”证明他得到了吉兆。】

3)相对异常的抽奖运;【已经影响到现世的运作!……说到底地址写地狱应该算作无效抽签吧?!……虽然是最不靠谱的证据!但反之也是证明吉兆有效的最有力证据!】

之类可能还有一些没提到的项目……总之结果上来说无论这两人如何吹嘘他们关系恶劣,鬼灯都无疑是在这段时间(长达千年以上喂?!)里受神兽白泽认可和加持的“统治者”无误了……


……作为一个天朝国民我心里有点凉啊妈妈。

【不要和外国人写的虚构故事计较爱国情怀啦!】


======

以“得到吉兆加持,成为辅佐官”为基础,回顾对鬼灯的新生意义重大的一些转折点,早期而关键的一点是“从阎魔大王处得到了‘鬼灯’这个名字”。

丁得到的不仅是名字,同时也是阎王这个人脉以及新的身份。

为何说名字很重要呢?最近看一些P站的作品得知【对不起我文化程度有限只能通过这种不十分靠谱的渠道……】“丁”这个名字在日文中是给仆人小孩用的,我猜测大致相当于中文里“小二”之类的程度吧……使用这种名字的人,其存在感无疑是很低的,而且会有受到轻视的倾向。因此从一个“地位高”的人那得到了“与众不同”的名字,是开创鬼灯日后跨越阶级提升自我的可能性的关键。


这一点大体是作为之前提到的“吉兆会带来运气”的补充……毕竟即使运气好成为了鬼,要能得到阎王这样的角色认识和赐名也是完全看脸的!嗯话说鬼灯大人的脸确实半点都不黑啊实在是白得异常啊……(跑题)


所以说鬼灯大大你稍微对吉兆的神兽大人好点啦!……对他好点没准你真能当上十王呢!……要是哪天他玩腻了把你甩了的话你连水晶仁君都抽不到啊你好好想想啦!QAQ

======

不过同样再从这点发散来说的话,如果吉兆之说成立,如果鬼灯多少有意识到这件事,那么他对白泽此人的异乎寻常的针对性也就说得通了。

【为什么要说异乎寻常,因为通常人们对真正讨厌的东西是避之则吉的……反观鬼灯的话,明明最初挑事的人是白泽,但后来已经发展成白泽不想鸟他他都要主动送上门去找茬了。】

因为鬼灯是一个自尊心比较高的控制狂。若不是生在地府而是当今社会,他必然是如同House医生或演绎法的福头一样成为彻头彻尾的无神论者……这里要否定的并不是神的存在,而是否定信仰及伪善对个人成功的必要性——鬼灯此人会更倾向于认为自己取得的成果是由自己付出的努力所得,如果承认白泽及吉兆的存在,对他而言会像抹杀了他自身的努力和才能一样【至少是使其自身的价值打了折扣】,这是非常难以接受的事。

怀着这种念头的话,他对白泽的执着的暴力行为也算得到了合理解释……虽然有点可悲,但通过对白泽的殴打和践踏,鬼灯可以在潜意识里达成对自我价值的肯定。

【但我还是希望你能对他好点啊!QAQ至少下手轻点啦】


======


刚才的话题发散完了,我们再来发散另一个白泽话题……


漫画43及44中提到,白泽这个生物在人类出现之前就已存在很久。


………………所以说,“白泽”的人类形态是怎么来的……

而且他在回忆里那身衣服是穿给谁看啦……根本就没有可沟通或需要遮羞的社交对象不是吗……


按照通常的思维,有几个可能性。刨去其中最大的可能性“作者觉得这样画比较方便理解其实脑子里什么也没想”之外,比较大的一个可能性是“按照创造它的造物主形象模仿而成的”。

也就是说白泽之上会有着长得跟他有点像的某位“神明”(而不是“妖怪”)……

光想想就心潮澎湃!

不好意思这个椅子(梗)我要占一下!【捂着鼻血】

【其他可能性包括“白泽或桃太郎用了这样的脑补以便理解”等。为了有趣所以我采用了我能想出来的点子中最阴谋论的一款。】


=====


好了今天就暂时发散到这里……感谢阅读!【鞠躬!】

话说我是个特别特别特别out的人,最近缺乏对杂志之类新鲜资讯的接触,也许上述有些我自以为很值得一提的观点曾在某些我没看过的作者访谈中有提及——如果是那样的话,请务必和我分享~~~~QAQ 不要让老人家再在out路上一直线飞奔下去了~~~~

评论(35)
热度(29)
 

© 陆康禾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