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为没什么人看很寂寞,所以寂寞难耐地搞了个箩。喜欢 鬼白 的同好聊聊嘛,聊嘛,呜呜呜呜呜。【蹲在墙角嚼袖子】

【鬼白】搞个巷战呗❤(庆七夕一发肉渣短篇)

*大体是原作背景,不过两人私底下搞上了【直白】

*依然是没头没尾只有肚腩的部分大鞠躬!

*诶七夕不是已经过了吗……

*神兽的超能力乃胡诌!

*因为是野战的关系,环境可能不太理想,有洁癖需求的读者请务必谨慎……

挑战一次不使用屏蔽字也能完成任务的成就看看。( ˘•ω•˘ )【若发现了该屏蔽的字眼就请告诉我吧!大家一起研究怎么让它完全不出现!

——————


庆典的日子。当其他人都忙于开心的时候,鬼灯大人把从天国来寻开心的神兽大人从热闹的街道上拽到冷僻的暗巷里。


地狱啊,真的是一个好热的地方,更何况还是在夏天。

即使站着不动都会往外冒汗的季节,又被眼前这蛮横的官吏好一顿煽风点火,不消一会儿,白泽已经把白衣都汗湿了。

鬼灯的手在衣服底下沿着腾起潮气的腰身胡来,嘴上却嘲弄道:“汗成这样,您的白衣会被渍成牙黄色一圈一圈的吧?”

……也不想想是谁害的哦。白泽心里槽着,反击道“难不成辅佐官先生好穿黑色,正是为了酱油泼上去也看不出痕迹?”


糟糕的神兽掩着嘴嘿嘿边笑边喘,湿热的呼气从指缝间漏出来,喷到鬼灯的脸颊上——全都是些让人不得心静而凉的东西,从身体,到话语,到神情。


“您猜得没错,我两天前刚往这身衣服上溅过酱汤,要不您闻闻?”

说着,鬼灯不顾白泽的反抗把对方的脑袋往自己肩膀上压。白泽骂骂咧咧脏鬼脏鬼地叫唤着,但还是伏在那妖鬼的肩头吸了吸鼻子。

……他应该,不讨厌吧?出门前确实有先洗过澡换过衣裳,虽然来的路上还是出了点汗……不行,不能让他知道,显得好像有多重视这头猪似的。

怀着些微的不安和自我厌恶,鬼灯侧头依样把口鼻埋入白泽的衣领中。他们身高相仿,这个姿势简直再自然不过。

鬼灯一边隔着布料啃咬着白泽的肩颈,一边用力感受着他的气味:在那一如既往有些冲鼻的药材味中,依稀可以辨认出薄荷凉丝丝的味道,还有高丽参,橘皮……似乎可以组合成一道适合夏日的茶?各种味道随着体温蒸腾而出,构成白泽独特的体味,令鬼灯口干舌燥。他扯开那些精致的盘扣,从暴露出来的锁骨开始一路向上狠狠舔过喉管直到下巴,那人在他怀里轻轻逸出一个鼻音,让他不由得收紧了手臂。

“连汗水都带点甜味啊……神兽大人,您该不会是,血糖过高吧?”

懂点医术的辅佐官一手在对方胰脏的位置上轻轻揉捏着,另一手带着沾湿的汗液往唇边送,在极近的距离里当着白泽的面把指尖舔湿,眼中毫不掩饰地昭告着他接下来想做的事。

“听说很多上了年纪的人都有这方面的问题,真是个让人担忧的年代啊……”

“闭嘴!吸烟过量的笨蛋!”

也不知是恼的还是羞的,白泽的脸涨红起来,“想下那种诊断的话等你尝过本爷的‘圣水’再说!”

说着他伸长了脖子想去和鬼灯亲一下,却没想到鬼灯歪歪脑袋避开了他。

“这个提议听起来不错。”

“……咦?……什么?……喂你!来真哒?!别闹!!”

“没闹,我向来都是认真的。”鬼灯已经蹲跪下去了,熟练地褪下白泽那样式古怪的裤子之后,鼻尖冲着同样非常认真的小神兽。白泽抓在他肩膀上的双手非常紧张,活像怕他突然肚子饿了想吃点什么下肚的样子,这让鬼灯心情又愉快了几分。

“……我跟你开玩笑你却跟我较真、这日子没法过了!”

“请小声一点不要喧哗。虽然这里很暗,但难保声音不会传出去……”

鬼装模作样地压低了声音,到后面都低成了气音,直至最后一个字消失在他的喉咙深处。

白泽听他那么一说,气得毛都要竖起来:“(那你就不要拖我来这种地方啊!?你家我家或者正经找个旅馆不行吗?!)”

听对方这样往死里压着声音说话的样子,鬼灯实在愉快极了,心想这种日子你肯定不会呆在桃源,要是邀请你的话你又肯定有备而来,哪能像现在那么有意思。他一高兴,喉头上便用力吮了几下,那人就嘤地哼了出来,声音颤悠悠的像一根因为被撩拨而颤动不已的琴弦。

“万、万一有人来……我就说、是被你强迫的!叫乌天狗来抓、嗯抓你……”

回应白泽的是顺着臀缝探入体内的骨节分明的指头。


++++++++++++

沉浸在如潮水般卷涌往复的愉悦中,白泽已是两腿发软站都站不直了,时不时会有奇妙的错觉,仿佛世界的支撑点已只剩腿间戳进戳出的那只手似的。

那个傲慢冷酷的恶鬼仍在侍弄着他的宝贝。

可恶的唇舌,几番下来就是不肯给他个痛快,果然交给这人就是没好事!

白泽压根就不敢朝下看,只怕看见什么会让人做噩梦——或别的什么梦——的景象,在昏暗的巷子尽头瞪大了湿蒙蒙的眼睛假装在数墙砖。


这非常时刻,从巷子另一头的微光处却传来木屐踢踏的声响:有人走进了巷子。


白衣服的紧张得一哆嗦,把货交了出去。

黑衣服的也不在意,清清嘴直起身,将对方的白头巾摘下来,揉成团塞进对方嘴里,随即用自己一身黑衣的身体压覆上去,安静地与对方磨蹭到一块。黑服背后的酸浆果实图案彷如寂静燃烧的火苗般,在灰暗中不停地扭曲着。这里是暗巷深处,他们躲在废弃的木箱后头,除了渐渐靠近的木屐声外,两人耳中只有些微的衣料摩擦的声响和被压低的喘息,这若有若无的声响又总轻易地被大路上漫过来的喧闹的人声所淹没。

 

穿木屐的人走近了,原来是个喝醉酒的鬼,大咧咧地踱到两人对面的墙根,哼着走调的曲子解开裤头放起水来,哼唧唧唧唧,哗啦啦啦啦。


鬼灯隔着一段距离回头看那没品的男人。虽说此处缺乏光线,但对于长期处在不见天日的地狱中的鬼族来说,这种程度的夜视能力还是有的。

照说对方也是鬼,在爽完后四处张望时本该看到这边了才对。可对方似乎完全没有留意他们,只到处想找个干净的地方坐下似的踱来踱去。

他若有所悟,掏出白泽嘴里的布巾,“法术持续到什么时候?”

白泽呸呸两下,哂笑道:“你担心?”

“……担心的不是您吗?”所以连障眼法都使出来了。

“你给我长点心行吗?我要不是为了你这辅佐官的面子……!”

话没说完,白泽差点咬到舌头——因为鬼的铁棒蛮横地闯了进来。他哆哆嗦嗦拽紧了鬼灯肩头上的衣料,大口大口喘着气,强迫自己尽早适应那玩意。

鬼灯轻柔地吻着白泽的眼角,低声哄着:“对,就是这样,吸气,呼气……快生出来了,再坚持一下。”只待下头缓了一点,他便架高白泽双腿,强迫那小嘴整个吞了下去。

“~~~~~~~~?!?!$#@&%☆!!“

白泽捣住嘴巴,眼角马上溢出水来,心里那个恨啊,巴不得这就把那顶他一肚子的“娃”给下个毒打掉!更何况那活见鬼的家伙明明下面是那么热,可脸上表情却还是冷得挂得上霜也似……不,也不至于,瞳孔深处倒蕴含着相当的热量,要不是离那么近还真难发现。算了,冲着这点原谅他吧。

鬼灯拉开白泽的手压到墙上,又问一次:“持续到什么时候?”

之前的尿臊味伴着燥热的和风吹到他们这边来,又兼五脏六腑被“娃”顶得难受,白泽便一脸要作呕的表情不想搭理那鬼。鬼也不急,动起腰狠狠挫了他几下,“你不说,我怎么拿捏我们是在这儿待一小时好,还是待上一整夜的好?”

“……你踏马还想在这种鬼地方过夜啊?呃、”

白泽被逼出一声呻吟,无视了鬼灯关于“是鬼的地盘没错”的吐槽后,小声交代“大概到我分神为止吧?”

“原来如此。没看出来是那么艰难的法术啊?真是有劳您了。”

另一边,先前的醉鬼居然走到他们这边来,倚着墙根坐下打起瞌睡,与两个见不得人的家伙之间就仅仅隔着像屏风似的几口箱子。

 

辅佐官大人啐了一句,发表感想道:“啧、都进入现代文明社会多少年了,怎么还是有那么多国民喜欢随地小便?”

神兽大人也跟着啐一句:“呸。说得跟喜欢随地野合的官吏就比别人文明多少似的……”

鬼灯回过头来,眯长了那对蛇眼盯着面前的人,忽的把架着对方双腿的手一松劲儿——白泽顿时捏细了嗓子惨叫一声,他现在可是背靠墙上只凭鬼灯的力气才没滑下去的啊!马上紧紧搂住鬼灯的脖子,两条长腿也放弃了矜持、战战兢兢夹紧到鬼灯腰上。
“……抱歉,汗太大,手滑了一下。”
受到惊吓的肠道一时把里头的入侵者绞得死紧,连鬼神大人都缓了缓神才吐出预定的槽。

“你怎么不去死啊!”
“死过。”
“再去啊!混蛋!”
“好。”
说着,鬼灯抱住白泽的腰,动作起来。汗水浸透的腰身摸起来柔滑细腻,带着如同陷阱般甜美的热度,让人根本放不开手。

 
“所以说,别哭了。再哭的话,我可不能保证能让你在维持意识的情况下走出这巷子了。” 
 
 
 
————一发·完!———— 

感谢各位阅读到这里!

对不起!不太会写肉所以没能坚持到事后!之前写了些好降温的题材,这次写个大汗淋漓的,应该满适合在空调房里看吧哈哈哈……

这里涉及的障眼法术不是隐身术,而是类似于精神暗示,让进入法术范围的人把和施法者相关的信息【如声音、影像等】当做无用的周边信息忽略过去【比如路边的小石头、工地的噪音之类……大家虽然会留意到但不会放在心上】。嗯好吧这个设定其实并不重要啦……就随便说说~

鬼灯大人,腹上死什么的、请加油……!【不会的啦,下面那个明显要先走一步……诶说好的对神兽大大温柔点的呢?!Q口Q、】

 

————又想了想,随便补个后续玩————

 

“诶,你这衣服上……”

白泽一边理着自己的衣服,一边伸手去拍鬼灯的肩头,

“起盐花了。”

鬼灯用指甲刮了刮,汗水蒸发后留下的盐花是从衣服里层往外渗的,根本刮不掉。

“没办法。黑衣服就是这点麻烦。” 

“吓哈哈哈,你看上去那么高冷,我还以为会是清淡点的口味~结果咸得都渗出来了嘛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痛!”

鬼灯指头顶着白泽的脑袋往墙上按,倒也没有多用力,就吓唬吓唬那幸灾乐祸的淫畜:“不是说好要回去再继续?现在可别招惹我,不然就让您把味道试清楚了再走。”

神兽大人捂着额头上被戳过的宝贵的天眼,嘟嘟囔囔抱怨着,“讨厌”“讨厌”什么的一个劲儿地往外冒,直吵得辅佐官心都烦碎了。

“还去不去我那?”

“………………包饭吗?”

“包。”辅佐官大人想了想,补充道:“包一晚一早,现世酒店经济标配。”

白泽装出矜持的样子犹豫了片刻,爽朗笑道:“好吧!还要给我买温泉门票哦!”

“老头你别得寸进尺!”

鬼灯一瞬间脸都皱一块去了露出好凶恶的表情,不耐烦地抓住戴着红玉串珠的手腕,腾腾地拖着人走出了暗巷。不多时,两人的身影就融入到大街上的人潮之中。

 

————这次真的完啦!————

 

顺便at一下笔友君,it's 賣力滴汗 for you! @魯阿白 【举高双手欢呼】

评论(9)
热度(77)
 

© 陆康禾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