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为没什么人看很寂寞,所以寂寞难耐地搞了个箩。喜欢 鬼白 的同好聊聊嘛,聊嘛,呜呜呜呜呜。【蹲在墙角嚼袖子】

【鬼白】转个世❤体验一下吧!<1>

发一下看看效果……【害羞害羞】

注意事项: 

·把转生说成了一件轻松容易的事;

·人间的名字自定义为:鬼灯-加贺一;白泽-白川幸;【以尽可能简单和常见为原则……“加加知”经查实在太冷门了我还是改了!】

·OOC方向:爱在心头口难开的闷骚鬼啥都不太放在心上的圣母兽出没注意!

·对现世生活的艰辛恐有不敬,请见谅(跪)其中一部分会在稍后剧情中提及反省… 

·肉只有渣,带汤水,淅沥沥沥沥【滴落】


从哗众取宠的角度来说的话,第一话大概可以取个如“小野篁VS鬼灯!冷彻的败北?!”之类看起来很讨打的副标吧哈哈哈哈~

【以下正文】

 

=======================


前略。总之因为种种原因,白泽和鬼灯又吵起来了。

“都不知你有啥可拽的?!总是对别人的小错挑三拣四、”白泽气急败坏地冲着鬼灯连吼带比划,“不就是死得早来不及犯下什么过错吗?就你这臭脾气、哼!让你在人世活够一辈子的话,罪状还止不住有多厚呢!”

桃太郎和阎王的脸色都跟着青了青:即使是白泽大人,那么说也有点过火了啊……

鬼灯的脸色也很难看,呲着牙黑着脸捏起喉咙顶回去:“呵呵,真好啊,脱离轮回的大人物,谈起人世的罪孽倒头头是道啊?特权阶级那份莫名其妙的自信果真是我等屁民拍马莫及的嘛呵呵呵呵。”

++++++++

中略。总之结论上来说,他们就憋着一口气一起投胎到人世体验生活去了。目标是比比看按现行的地狱制度来衡量的话谁一辈子犯下的罪行比较轻。

为了公平起见,转世时当然要把记忆隐藏起来,像白纸一样下去的。
“宽宏地告诉您一个取胜的秘诀吧?——早死早超生哟,淫兽。(例如被脐带缠死什么的!)”
“这句赠言我原封不动地还给你!!”

桃太郎和阎王都快晕过去了……好吧,数十年的凡尘生涯,于无限时光的天国与地府而言也算不得是太大的问题。就,假装没问题吧。

++++++++

时光的小白马得儿得儿得儿。

十几年后,秦广厅堂前。
“噢,鬼灯先生,白泽大人,欢迎回来!比预计的时间要短啊?哈哈哈哈。”

本厅的辅佐官小野篁乐呵呵地捧着书卷站在二人面前。这一趟,他们两个连高中生涯都还没有体验过,初中刚毕业,十五六岁的年纪,就一起玩完了。看着眼前这两位少年才俊的姿态,真会让人生出几分唏嘘,感慨英华早陨吧。


“那,看在大家都挺熟的份上,审判什么的场面路数就省了吧?鬼灯先生也好赶紧的复职去。你家大王可是惦记你惦记得紧噢。”
“咦~~~~不要啦!~~~”白泽不看场合地嚷嚷起来,“要是不审判,我们不就白死一趟了吗?——至少要分胜负!分胜负!”
篁貌似随意地看着鬼灯:“嘿嘿嘿,这可如何好呢。”
“没关系,请按常规审理吧。”此刻虽然看起来是少年的外表,鬼灯作为辅佐官的记忆恢复后,威严还是很足的。
“那么就如您所言,从加贺一同学的强迫性侵犯罪行开始审理好了~”
篁卿家此话一出,他倒毫无顾忌,反观他的上司秦广王,简直就像要捏碎手中玉令牌似的无声尖叫起来。

鬼灯像早有心理准备,对这样迎面一击的直球只顿了顿便说就那么办。这时候,白泽也跟着惊讶地咦了一声。
“哇你玩那么猛啊?好吓人!”
“……”鬼灯铁青着脸沉默了片刻,低吼道“你忘了我们初二那年的夏天是为什么绝交了吗?!忘了吗!!”
白泽瞪着眼睛又咦了一声,“不是因为你在我最期待的校园祭出任舞台剧主角登台前把我揍成猪头活生生错过了出风头的机会吗?!”
“住口!你这废兽!!”他急切地转而追问篁卿家:“难道这只猪身上就没什么淫邪罪可办吗!!”
“呃,嘿嘿,还真没有……”篁一脸波澜不惊地快速拉动手中的卷轴记录,“都是自愿的嘛,而且严格地说白川同学当时并没有采用欺瞒的方法骗取任何人的芳心哟,他的情话都是真心实意的~”

小孩子嘛,谈谈情也算不上什么罪孽,即使到头来伤了心、分了手,也不过是青春的苦涩而已。硬要说的话,在初二的刚考完试那天引诱他初体验的保健室女老师的罪过还比较重吧~

鬼灯的脸色愈发难看:“您的初中生涯过得还真是丰富多彩啊…?”
“呃……这个……篁君啊!…受害人给他求情的话有用吗?”
“呵呵,白泽大人有心了。不过您对他有何想法也不能改变他的罪行的客观性质呢。”
“安静点!别多管闲事!!”
被两个辅佐官人物一起责备什么的、即使是神兽也有点顶不住哇。“哼你那么想被猫猫咬掉那话儿就赶紧去好了!我才不拦你呢!”他嘟嘟嚷嚷地一边叫嚣一边退到了离那两人远点的地方。

两位辅佐官眼瞪眼的。片刻,阎王殿那位低声问:
“…他,当时,最后,确实还是有爽到的吧?”
“在此之前,他确实有好好拒绝,有明确地说不要,直到您为了实施犯行而殴打他为止,没错吧。”

当然不会有错,怎么可能出错。抵赖的话,前头还有琉璃镜候着呢。

一想到那面古镜中会映出那人挥着苍白纤细的手腕抵抗的身影……鬼灯不由得闭起双眼。自己对审讯的残酷性还是设想得有些过于天真了,需要反省。

秦广王颤抖着伸出手“篁、篁君啊,若白川同学愿意原谅加贺同学的话,他们这个可以算两情相愿而减罪吧……”
“哎呀,那怎么行,大王您可不能跟着迷信什么「爱靠做出来」和「把强J变合J就没问题了」之类的暴力犯为自己开脱的言论啊。”

倒像在讽刺鬼灯大大正是这么个为自己的恶行开脱的暴力犯似的……地,这样想着,秦广王在心中大声呐喊你没心没肺直肠子也要有个限度啊?!对着未来千百年间还会抬头不见低头见的同事…!

只可惜他的心声没能好好传达到自己的辅佐官心里!最后解围的仍然是白泽。
白泽瞪着天花板回想了老半天,想起来,又指手画脚地嚷嚷:“啊、是啊!他真的打得我超疼的!…他还打了好多人!我记得!到最后已经变成杀遍本学区的霸王了!!”
“你们咋不好好计较他打人的这罪啊!”

“哈哈哈哈,这方面倒是有些微妙了。”篁卿家的鸟羽级卷毛下的微笑也比较微妙,“说起来,似乎是因为怕不擅长抵抗和拒绝的「某人」遇到袭击,所以加贺同学在路过敲诈勒索的现场时永远都忍不住要去检查一下受害的是谁来着。”
“……因为这样的缘故,结下了很多梁子,制造了很多斗殴伤害事件,不过也实际上帮助了不少人而受到感激和尊敬呢。”

听到自己在「某人」面前被这样揭了老底,鬼灯很不爽地啐了一声。「某人」倒没反应过来,只一脸呆样地听篁卿家讲解东瀛地狱体系中现世供奉的心意对减刑的影响。
“所以说啊,其实两位没什么可担心的。照那样壮烈的死法,二位从阳世间收到的供奉数量和质量都非常惊人哦。像什么撒撒善意的小谎或为了进食及不经意等造成的各种性命伤害之类的罪业,东扣西扣的基本都被抵消光了,没剩下什么可执行的项目了~”

…………结果幸存的「可执行项目」就只剩下“加贺”对“白川”的暴行吗。

白泽觉得有点可笑,可是又不太笑得出来。他明明是想看鬼灯因为进入社会而被迫成为“污秽的大人”那副不甘心的丑态才对的……啊啊啊,气死人!

“干、干脆现在马上回头!再投胎一次试试吧!!”
白泽拉住鬼灯的袖角。鬼灯奇怪地瞟了他一眼,一抽袖子甩开他的手。
“不要。那么无聊的事情,不想再奉陪第二次了。”
“……切!胆小鬼……!”
“呵呵。”

++++++++

 

【未完待续】

第一话暂时这样……诶可以借这里和大家分享个图吗?


来自P站【もちだのお手洗い】大大的作品~青春期的纤细和不安定什么的分外迷人啊!

很想试下描绘这样两人作为同龄小老百姓的生活,所以写了这样的东西!下章开始大概是各种现世PARO。非常感谢大家的阅读!

评论(5)
热度(27)
 

© 陆康禾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