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为没什么人看很寂寞,所以寂寞难耐地搞了个箩。喜欢 鬼白 的同好聊聊嘛,聊嘛,呜呜呜呜呜。【蹲在墙角嚼袖子】

【鬼白】 花❀ (一发短篇)

【这什么鬼题目啊随便起一下】

说明:

*大概是鬼灯又苛责了亡者和训诫了部下之类然后白泽恰好送药来的场合。
*有点宅的鬼和圣母兽出没!
*鬼的生理和神兽的能力是捏造的。
*没头没尾大鞠躬!

————————————


“真是,活着已经够艰难的了,就别再给人增添无谓的痛苦了吧。”

“在这里的人全都已经死了哟。”
“哈哈哈哈,说什么傻话啊?”

白泽伸出指头在鬼灯耳后一绕,像变魔术似地,现出一缕幽蓝的鬼火缠在他指尖。

他郑重地将另一只手小心覆上火苗,微弱的火苗便像得到培育般稳定多了。


“你是活着的哟?——死去的是人类的孩子,诞生的是阴间的妖鬼;会成长,会生病,会受伤,伤得重了也会留下痕迹——

“你可不是什么「亡者」哟?不要搞错了。”

说话的当儿,那火苗已被神兽培养得壮大了不少,犹如一朵活泼的青白花朵,盛开在玉色的枝端。
白泽把这朵鬼火递到鬼灯眼前,晃晃手指,那火焰便又突然消失——与此同时,鬼灯只觉得一股浅弱的暖流汇入心间,身体的疲劳似是也缓解了几分。
“所以说请好好活着吧,别老拿死亡说事儿。”

鬼灯捂着心口,看着眼前那招人嫌的傻笑,缓了片刻,才说:
“原来您还有这种功能?挺方便的嘛。“
“什么功能不功能的、别把人说得跟家电一样啊。”白泽呲起牙,很不满!
“如果是长得像扫地机器人一样的家电的话我倒也不介意将您饲养在宿舍里。”
“就说不是家电了!再说谁要去住你房间啊又窄又乱又黑的谁稀罕啊?!”
鬼灯一副非常诚恳的表情击掌道:“请别这么说,我会替您准备很多小垃圾在地板上,让您玩得开心的。”
“……邋遢鬼!不想和你说话!”


“说到就突然想实行。总之先从把您修理成扫地机器人的形状开始吧。”


“喂喂喂喂喂?!那玩意不是长得像个饼的吗你到底想对我做什么?!……救命啊!来人啊!喊警察啊啊啊啊!”



——后续——


坐言起行的鬼灯大大,果真马上购买了一台圆盘型的扫地机器人。
据座敷童子用手机拍下的照片通报,他甚至在机器上贴了字条,端正地将其命名为“白泽号”。

不过座敷童子们和其他任何人都不知道的事情是,鬼灯还自行制作了角和毛茸茸的尾巴,用以改装机器人的外观……【尾巴用料是历年来对神兽的暴力行为中找机会存下的真货】

在改装完成的那个周末,鬼灯整天都没有出门,窝在房间里陪机器人玩的样子。

 


——就这样说完了!——

 

谢谢观看!

话说之前写了这篇文但一直没有发,前几天在P站翻条漫,看到有人果然也画了扫地机器人的梗~画出来的是完全与机器合体的白泽号呢!有点厉害啊……【只可惜当时手机看完没存,不然和各位分享一下……!】

总觉得鬼和亡者是不一样的,鬼会成长也会衰老的话,那么就会死吧?对亡者来说倒不存在死不死的概念了,只会再生受苦和去转生……话说地狱里的大小动物日常都吃很多亡者【脑髓汤姑且不提】,但亡者还会再生啊?那……小白他们岂非一直都是空腹……?想想有点可怜!……

 

如果有什么想法请留言与我讨论吧!我寂寞得满地打滚了呢5555


评论(9)
热度(17)
 

© 陆康禾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