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为没什么人看很寂寞,所以寂寞难耐地搞了个箩。喜欢 鬼白 的同好聊聊嘛,聊嘛,呜呜呜呜呜。【蹲在墙角嚼袖子】

【茂灵/All灵】(略长的段子4:狗党败于猫续集)

变身系中学生、变身系前恐怖份子及变身系美少年中学生。
(all灵=小量【芹灵】和【辉灵】的意思)

有毛段子:第一集


================

之前提到,灵幻新隆是个狗党。

同时也是毛皮的奴仆。


那恐怕有民众要质疑了:一个可以被毛皮收买的党员,有忠诚度可言吗?

这时就需要对普通民众稍微解释一下,这个党派成分是如何划分的:其实不管喜欢猫还是喜欢狗,都可以被一个大圈套进去,谓之“喜欢小动物”;而其中,“养狗”是一种更注重私人化的体验,与狗对视时狗会让主人感受到自己是它的全世界;类似的一对一的高度心理联接,在猫身上很难达成──也许猫是爱你的,谁知道呢?反正它不告诉你,你猜猜呗,又或者你也不太在意,逢场作戏,不在乎天长地久,撸过,不后悔,孩子不是你的──因此云养猫的多,狗不是自己的就没搞头了。


所以嘛,你看,一直向往成为“特殊人物”的灵幻,如何能抗拒狗这种生物在“忠诚”方面闻名于世的魅力?


========


话说回来,狗到底有多忠诚,你到底是不是你狗的全世界,这话题就有点微妙,非常的“个人体验”化。

比如把这个问题拿去问铃木统一郎先生——就是那位呢,那个结集了一群反社会份子试图做反社会大事的那位呢——的话,他就很可能会给你懵逼过头怒不出来的微妙答案。


铃木先生曾经把一条宅狗领出了狗窝,带入这个广阔的社会里遛,把这大狗遛出了名堂,遛出了潜力。曾经他非常有自信这狗拿着他给的伞视他为天。

然而在铃木先生与茂夫为了社会问题而力场全开对峙到最关键的时刻,狗他……他…………

他不仅撑开他的小伞给茂夫的师傅(初次见面)挡枪,他甚至还躺倒了给茂夫的师傅(初次见面)看他的秃肚皮……

你们说!你们说!这狗怎么这样……?

要是给茂夫看肚皮也就算了,毕竟茂夫是真的很强……被猫打败的铃木先生事后得知塞丽莎娃已被灵幻领养,感慨道这大概是天意吧。


灵幻替塞丽莎娃理毛,给塞丽莎娃穿西装,教塞丽莎娃如何上茶,还帮塞丽莎娃看学校功课。

灵幻先生就是塞丽酱的全世界!有了全世界的塞丽酱连伞都可以不要!


========


至于猫,猫是不介意的。大概。


不管芹泽狗块头有多大,在相谈所里他也得是茂夫猫的后辈。

后辈,懂吗?

小酒窝给茂夫吹风:诶你真的不介意?我看他好像很想确认一下你师傅月夸下的味道哦?

嗯,真没办法,男人都是野兽嘛。师傅说得真对。

茂夫一边向芹泽示范如何“按套餐要求的程度恰当地除灵”,一边回答道:“没关系,师傅开心就好——我会努力工作,把给师傅养狗的钱也挣出来的,不用担心。”


茂夫啊,难得你那么懂事,你师傅一定很欣慰。不过毕竟还是中学生,大概搞不清楚一间公司的收入主要不是看它的生产能力,而是看它的业务员(此处指“老板”)能给它拉回来多少业务的说。


=======


猫不太介意主人(奴仆)有没有养狗,那猫会介意主人(奴仆)在外面跟其他的猫有一腿吗?

这个不好说,有的介意,有的不太介意,因猫而异。

具体到灵幻这儿,指的大概是通过茂夫本人促成结识的那只名种猫——花泽同学。


花泽和茂夫不一样,花泽他非常地……蓬松。

嗯。

尽管茂夫曾差点把他名贵的毛都绞秃……嗯,那是意外,总之现在已经长好了。


花泽很崇拜茂夫的力量,他曾经想过如果他也有一个师傅(奴仆)是不是就能多少向茂夫的程度靠拢。

所以虽然花泽是一只名贵、傲慢、戒心重的猫,但灵幻给他喂烤肉的时候他还是毫不犹豫地吃了。


他一边吃烤肉一边向灵幻暗示:可撸。

灵幻福至心灵,从善如流,摸了摸他的小脑壳。

…………啊啊啊啊啊。
功力有没有向影山同学靠拢是不知道了,不过感觉好像有被电到。
在灵幻继续顺他的头顶毛时他歪歪脑袋,暗示灵幻可以给他挠脖子。
……呃啊呃啊呃啊……
但是脖子上的毛稍微太厚了体验不够鲜明…!

花泽想了想,噗通一声,在桌上侧躺下来,向灵幻展示他修长的美后腿、要摸过才知道有多细的腰,以及肚子上的软毛。

灵幻瞪大眼睛,哦~~~地表示赞美,然后又继续摸他的小脑壳。

迫于矜持,花泽不能更明显地暗示灵幻来摸了,只好在桌上扭扭腰往左翻了个身,又往右翻一个身,以向灵幻展示更多他丰厚的肚子毛。

可惜这次灵幻没有get到点,还以为花泽同学背后痒痒,很亲切地替他挠了挠。


——不是这样!

啊……该说如果是灵幻先生的话,别说肚子、就算后腿和喉咙也是没问题的!……或者要抓着他的胳膊把他提起来看看有多长也没问题!……其实可以的话是想在灵幻先生的大腿上……


那为什么不可以呢?

当然是因为茂夫(猫)正在上面趴着啊。


好同学,你知道你吃烤肉的钱是谁挣回来的吗? ¬ ェ ¬


=======


尽管从前文来看茂夫觉得自己很重要,

实际上茂夫不太确定自己对灵幻究竟有多重要,

有时他觉得自己也许没有自己想的那么重要。


青春期的这份苦恼会传染。传给了灵幻,就害得灵幻做梦。

灵幻在梦里看到茂夫。少年仔的刘海齐齐整整压着眼眉,遮去了一大半的表情,剩下的那半也看不出波澜。

现在茂夫和灵幻之间有三个台子。

“师傅,你看,”他手在第一个台子上一挥,就出现了一只欢天喜地的大狗;再一挥,第二个台子上出现一只看起来点击率会很高的猫猫,

“这里有一只狗——他需要你,你就是他的全世界,他没了你就活不下去。”

“……哈?那么严重?”

“你可以问一问他。”

狗欢天喜地冲着灵幻甩尾,眼睛里写着“塞丽酱喜欢全世界!”……灵幻着实不忍直视。

“这里有一只猫,”茂夫又转到另一个台子后,“他……对你很有好感,不管是喉咙、后腿还是肚子都愿意让你摸。”

“噢,他长得很漂亮呢。”

“是的,他有血统证明书。而且他不需要你对他负责任,他只是很喜欢你。”

说着,茂夫的视线移到灵幻的手上。灵幻一低头,发现自己正拿着一张选票。


啊……是这么回事吧……要投票吗?

灵幻为难地问茂夫:“不能既喜欢狗也喜欢猫吗?”

他乖巧的弟子乖巧而安静地移开了视线,没有回答。


灵幻挣扎来挣扎去。啊,猫很好啊,猫很好,而且这个还是特别好的……不过狗会活不下去啊!……啊谁知道呢,应该还是会活下去的,没有那么严重吧……比起来,不理人的猫多,愿意喜欢他的猫可就稀罕了啊!……可是可是,狗毕竟是自家的亲,和心怀放浪的猫可不一样,自己的东西,感情总归……啊……诶说起来……

“那,第三个台子是放什么的?”


弟子在乖巧之中又添了些腼腆,细细声答:“是……”


“啊?”


“是茂夫啊。”


茂夫是一个普通的男孩子,也是一只普通的猫,普通的油光水滑,一点都不蓬松,也没有血统证明和修长的腰身及后腿,也不像狗那样有装得下全世界的黑眼睛和懂得把尾巴甩得像螺旋桨。

茂夫懂的不多,茂夫只知道灵幻新隆的大腿是自己的领地。


诶,那个,既然难以把大腿插个旗子从全身独立出来,那么姑且说灵幻整个人都是茂夫的领地也可以吧?……可以吗?


=======


茂夫(中学生)走进相谈所时,灵幻还蜷在沙发(客用)上搂着抱枕嘟囔梦话。

“……要mob,呜呜呜……好mob,mob比较好,呜呜呜……”

好茂夫便悄悄坐下,用超能力抽出灵幻怀里的抱枕,把他手臂轻轻围到自己的比较好的腰上。这样一来灵幻的哼唧也从细微渐趋平复。



狗是人类的好伙伴!

狗一票!耶!

民主的胜利!世界和平!




……可这江山,终究还是猫的。

(严肃的颏裂表情.jpg)




===========

【END!】

有些描述可能只有养过的人才听得懂……辛苦各位了!

关于名种花泽的形象,可以适当套用一下挪○森林猫;关于茂夫养家的心态,可以试着搜索“猫送主人礼物”之类的话题感受一下(提防图片内容)。

顺便说LZ是个正在给狗纳税的猫党,所以本文可能含有ZZ不正确的私货倾向。(现在才来说好像有点晚啊……!)

评论(8)
热度(55)
 

© 陆康禾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