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为没什么人看很寂寞,所以寂寞难耐地搞了个箩。喜欢 鬼白 的同好聊聊嘛,聊嘛,呜呜呜呜呜。【蹲在墙角嚼袖子】

【茂灵】(小段子3:狗党和猫科)

变身系中学生及不诚实的成年人。 


+++++++++ 

灵幻新隆是个狗党。 

意思是,作为一个成年人,如果他手里有一张选票,他会合理、合法地把票投给狗。 
狗是人类的好伙伴! 

不过,在(就连肚皮也)有很多毛的猫猫面前,他就是一介毛皮的奴仆。

++++++ 

通常说来,当猫奴是要放弃部分人权的,因为猫不跟人类讲道理。不过茂夫不一样,茂夫很乖,茂夫听得懂灵幻讲的道理。 
主要原因可能是因为茂夫是个人类的男孩子,只是偶尔会变成猫。
所以在茂夫面前灵幻是个浑身充满人权的猫奴。

甚至说为了掩盖事实真相,他喊茂夫作“弟子”而不是“主子”,因此茂夫一直到很大都没有察觉这个被他称作“师傅”的男人其实是自己的(毛皮的)奴仆。


小时候,灵幻说要训练茂夫兽化后的自控能力,把变成小黑猫的茂夫放在膝盖上, 撸毛。

茂夫啊,油光水滑的,啧啧。

“师傅,我可以走了吗?” 
“不可以。”
“师傅,我热。”虽然大腿好垫,但是夏天难捱。 
“忍着。难道你希望以后成为一个因为太热而抓狂的危险的动物吗?” 

好像很有道理的样子。并且灵幻师傅好像也在忍耐着炎热。茂夫见他偷偷腾出手把衬衫扣子又解开一颗,松垮垮的领带甩到肩膀上,裤子也卷到小腿下面,在深色的袜子和裤脚间露出一小截因为白而显得稀疏的体毛特别长的小腿。

都热成这样了还抱着茂夫不放。啧啧。

+++++++

茂夫上初中的时候,他(兽化后)的肚子还是很软,不过体型大了不少。 
灵幻开始思考也许茂夫并不是小猫猫。也许是大一点的猫猫。 

现在茂夫猫的蛋蛋也变得比较明显了。 
灵幻也面临新挑战:他对猫蛋蛋很有一点想法,对猫感兴趣的人都懂的那种──啥?你说不懂?那你一定不是猫党、出去!──可是这对铃铛不仅属于一只肯让他揉肚的猫,也属于一个初中小男生啊。 所以灵幻尽全力把这个想法咽下去并确保它在下面呆好。 

虽然灵幻很努力,但还是有些视线泄露出来,被茂夫捕捉到。 

终于有一天,茂夫问:“师傅,你想看我的蛋蛋吗?” 
他这样问时手还放在裤腰带上。

所以灵幻用非常嫌弃且痛心疾首的眼神看着面前穿高领制服的中学生:
“你当我是变态吗?……啊、难不成你是?变态?”

茂夫回答:“哦。”
然后说:“那我过两分钟再问。” 

两分钟后,一只油光水滑的黑猫走到灵幻桌前:“师傅,你想看我的蛋蛋吗?” 

灵幻在内心默念了一百二十多次“青少年保育条例”,随后坚定地回答:“不想!”

在得到答案之前猫猫就等不下去趴在笔电的键盘上睡着了。

这个故事教训我们要回复就趁早。

+++++++

“男人每一个都是野兽!”
灵幻这样对来求助的锅盖头小朋友说。

“每一个吗?!”小朋友震惊。他还没见过自己以外的人变成动物。

“嗯,或多或少吧。我年轻时也曾经……啊,总之,重要的是学会控制自己的欲望与冲动!人之所以成为人,就是因为超越了本能嘛,嗯,嗯。”

为了加强说服力,灵幻连着点了两次头。
“──我会教你如何控制的,以后你就当我的弟子吧。现在,赶紧到我怀里来咱们开始练习啊~”


……比一般的猫猫大好多的茂夫猫从旧梦中睁开眼,打量被自己压在身下显得呼吸都不顺畅了还死揪着他的毛不放也不肯醒来的灵幻师傅。

如果说以前茂夫还只是在担心自己兽化后会咬伤弟弟或挠坏东西,随着年龄的增长,他也渐渐懂得了师傅说的“男人都是野兽”是怎么回事。

比方说,时不时地会想,

想和师傅互相蹭鼻子,

想给师傅舔毛,

想在师傅的手指上磨牙,

想确认一下师傅的味道,猫科的大家都是这样打招呼的你们懂的,不过普通人类可能不是太懂,

可以的话想咬着师傅的后颈,把他压在(他最喜欢的软软的)肚子底下,然后……

诸如此类。

茂夫猫又低下脑袋,发现自己虽然大了不少,但还没有大到可以用腹部把他的珍宝藏起来的程度。

……嗯,征程漫漫。

明天再去请教一下“如何变大只”的肉体改造方法吧。

+++++++

至于狗党灵幻新隆,他做了一个梦。梦见自己被一只油光水滑好重好重的大黑豹用胸肌给埋了。

黑豹的胸肌好壮硕啊!……果然不能小看猫科动物……

灵幻在梦里把脸紧紧压到黑豹滑溜溜的胸肌上,手悄悄去捏黑豹的腰肉。不知道黑豹的蛋蛋是不是也那么油光水滑呢?

好想知道啊……


【END】

=================

好像突然赶上了猫龙套的潮流?(笑哭)

评论(7)
热度(76)
 

© 陆康禾 | Powered by LOFTER